西城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犬夜叉穿越戈薇

发布时间:2019-06-26 07:57:19 编辑:笔名

我静静的看这珠子,闭气眼睛嗅了嗅。空气中属于奈落和桔梗的气味一同消失。我愣愣的无法从震惊中恢复。这样结局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杀生丸放开我慢慢走向四魂之玉拾了起来,犬夜叉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雕塑一般。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这里依然是奈落的结界之中。在这样的结界之中我们不会被打搅,也不用担心其他妖怪回来抢夺四魂之玉。杀生丸慢慢走回,在我面前立定,抓起来我的手摊开了我的手掌把四魂之玉放入掌心。四魂之玉落入掌心的瞬间,我似乎感受了残留在上头属于奈落的信息,跟着我不由苦笑起来。这样的结局并不是奈落的初衷。只是,或许再次看到桔梗之后,一切都变的不一样了。跟桔梗一起消失,灵魂纠缠在一起的生生世世,他真的想要如此吗?“戈薇,你说过的,得到四魂之玉之后,你知道正确的用法,一切回到原点是吗?所以,请你开始!”犬夜叉坚定的声音响起。我转过头对上犬夜叉的眼睛,他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脸上居然看不到一丝悲伤。回到原点啊!是的,如果回到原点,没有了四魂之玉,她和桔梗没有误会之源,不管巫女和半妖的结局如何,应该不会再有遗憾吧!可是我呢?我捏紧了拳头,转过身看向了杀生丸。他把四魂之玉放入我的掌心之后,他慢慢走远背对着我。我看着杀生丸的背影,又想起了在奈落幻境中看到的小小的背影。这个又是他的诡计吗?或许奈落早就知道我们的到四魂之玉会做些什么,所以他想要的只是阻止我让一切回到原点吗?原点的他是否依然会占据鬼蜘蛛的身体呢?原点,一切之源……“戈薇,你还等什么?你不会后悔了吧!”犬夜叉激动起来,他拔起插在地上铁碎牙在我面前挥了挥,“戈薇,你是可以改变现在的人。所以……”他的话没有说完,刀已经挥向了杀生丸。只听铛的一声,杀生丸举着爆碎牙挡住了犬夜叉的攻击。我微微摇了摇头,这又是奈落的另一个目的吗?留下我们自相残杀。犬夜叉的第二波攻击跟了上来,杀生丸丝毫也没有退让的意思。他的眼里分明显示着决绝。对,是决绝。我紧紧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身形一晃已经挡在了杀生丸面前。犬夜叉一愣,急忙调转铁碎牙。碰的一声,铁碎牙击倒奈落留下的结界,结界晃了晃,光芒一闪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三天。”我对着犬夜叉伸出三根手指,“我要三天。”犬夜叉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果断的摇了摇头,“我一天都不想等了。”我笑了,瞬间明白了奈落的用意。如果我们反悔了,拿着四魂之玉却不打算让它消失,那么他和桔梗的灵魂就会生生世世融合在一起。如果我们回到了原地,作为依然可能占据鬼蜘蛛身体的他,并不是没有任何是胜算。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是胜利了。这个家伙,在确认自己无法变成真正的妖怪之后,居然会想到如此计策。我带着同情的目光扫向了犬夜叉微微摇了摇头。跟着转身踮起脚尖伸手搂住了杀生丸的脖子,权当身后的犬夜叉并不存在。杀生丸的唇是冰冷的,没有热度。这一次我们都没有闭起眼睛,而是静静的看着彼此。他的手慢慢搂住了我腰,终于我抵不住的逼上了眼睛。他的唇移开了我的,落在了我的头发之上,跟着是额头,接着是眼睛……他的吻蜜蜜的落下,只是唇畔的依然没有温度,他的每个吻都深深刻入我的心里。跟着我跌入了他的怀抱。虽然的吻是没有温度的,可是怀抱确实温暖的,夹杂在他的气味。我用力嗅了嗅,希望把这一切都深深的刻入我的骨髓里。“相信我,我不会忘记的。等我,戈薇,我会去找你。不论回到原点几次,我都会去找你。所以,等我!”杀生丸的声音中依然带着些许冷意。可是每一字,每一句都刻入脑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了我。我眨了眨眼睛,用力吞回再度泛滥的泪水,紧紧握住了四魂之玉。几个字在唇畔,却有无法说出。我紧紧闭着眼睛,一次,二次……无数次的调整着呼气。一双手抚了抚我的头发,熟悉的吻再度落在我的头发之上,“戈薇,再见了。”跟着,我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终于我还是说出了那句话,虽然只是轻轻的,用几乎我自己也听不到的声音,“四魂之玉消失吧!”*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我打开了窗户,樱花的香气伴随着春风扑鼻而来。闭起眼睛,我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却头浮起淡淡的哀伤。我皱了皱眉,不知道这样悲伤从何而来。我叫日暮戈薇,家里住宅日暮神社,是目前日本为数不多的驱魔家族。我的父亲是日暮家族第四十三代继承人,据说是家族有史以来强大的驱魔师。当然,这个是在外人眼里……“戈薇,还不下来吗?”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从楼下传来。我撇了撇嘴,关上了窗户。楼下那个穿着传统和服中年帅大叔正是我那个伟大的驱魔师父亲,只是,如果他身边没有那些大婶就更好了。换了身衣服火速下楼,挤开那些包围着父亲的大婶们,再次解救了父亲。回到房间,妈妈冲着我们温柔一笑,大大的眼睛眉眼弯弯,“阿娜答,可以吃饭了哟。”我无奈的转身到洗手间洗漱。母亲似乎对于每天清晨大婶围攻父亲的场面视而不见。“姐姐,早安!”草太打着哈欠慢慢下楼,跟着是爷爷咳嗽的声音。我立即探出脑袋,对着爷爷露出讨好的笑,“爷爷早安。”爷爷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一年四季都穿着和服,木屐,满头白发整整齐齐的梳成一个小小马尾。跟着众人一一冲着爷爷打招呼,终于他满意的点着头走到餐桌前坐下。草太偷偷的对着挤了挤眼睛。对着这位“日暮神社第四十二代”继承人,我们被要求必须有求必应……“开动喽!”众人围坐在餐桌前,双手合十开始了一尘不变的仪式。只是我刚举起筷子伸向煎蛋,只听爷爷忽然开口,“戈薇,今天是你的毕业典礼对吧!”我放下筷子,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还来不及说些什么,母亲已经帮我回答,“爸爸,我已经为您准好了新和服,就是为了让您参加戈薇的毕业典礼!”爷爷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却有垮下脸,“戈薇,你真的要去京都念大学吗?爷爷会想你的。”我无奈的看着爷爷瞬间转变的脸孔,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耐着性子哄道,“京都离这里并不远,假期我会回来的。”爷爷咬着餐巾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别过脸懒的和他继续玩游戏。父亲忽然咳嗽了几声,跟着说道,“爸爸,你既然舍不得戈薇,不然今天毕业典礼就……”父母的话没说话,爷爷放下餐巾暴怒的指着父亲骂道,“你这个不孝子,我只是舍不得我孙女……”草太再度对着我偷偷的挤了挤眼睛,筷子伸向爷爷那份煎蛋,只是筷子还没碰到了却又被爷爷的挡住。好吧,好吧,这是我的家庭。好在很快我要去京都……*水杉学校会闻名静冈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的樱花林。我站在樱花树下,一阵风吹来,樱花的花瓣随风起舞又轻轻落下,甚至美丽。讨厌离别的场面,和步美几个合影之后,我偷偷躲到了顶楼平台俯视待了三年的学校。身后响起呼吸声,我转过头,迎上一张帅气的脸孔。我冲着他嫣然一笑,心里却在嘀咕逃开的办法。北条慢慢的走向我,他的身上还穿着男校制服,但是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已经不见了。我瞥见了他紧紧握住的拳头。“日暮同学,很高兴能你成为同学三年。恩……未来的日子还请多多关注。”北条温柔的说着,看着我的眼神仿佛可以滴出水。我僵硬着脸,慢慢消化着他的话。未来的日子……不会吧!我诧异的盯着他,这家伙不会是和我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吧!“呵呵,我也考上。日暮同学,其实,我一直有些话想要对你说。”北条忽然一本正经的站直了身体,他微微低头,伸出右手摊在了我面前。一颗纽扣静静的躺在他的掌心,“日暮同学,我真的很喜欢你,所以请你收下我的第二颗纽扣,给我幸福!”“第二颗纽扣是什么东西?”冷漠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响起,空气里还夹杂着熟悉的味道,我猛然转过身。那里站着一个人。他一头银色短发,鼻梁上驾着一副墨镜,他身姿挺拔,穿着裁剪贴身的制服。此刻,他背着阳光,双手插在裤袋里,制服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了漂亮的锁骨。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一瞬间我的眼前仿佛闪过了无数的尽头,终于,他和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在了一起。我眨了眨眼睛,忽然感觉脸颊湿漉漉的。男生慢慢走向我,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北条手心的那颗纽扣,“为什么他要给你这个?”我也不回答,只是走近他伸手拢起他敞开的领口,还好,第二颗纽扣还在。我顺势扯下放入了自己口袋里,笑道,“男生毕业那天,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要送给心爱的人。这是传统。所以,你的手下了。”墨镜挡住了男生的眼睛,可是通过墨镜我依然可以感觉他的灼热,下一秒我已经跌入了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跟着是他落在我唇上的吻。依然是冰冷的唇……是的,我从未忘记,却又无法言说的。终于,他来找我了,实现了属于他的承诺。

沧州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拉萨治癫痫医院
武威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