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安徽长丰选出67位发言人学普通话面对媒体

2018-10-29 12:22:01

安徽长丰选出67位发言人 学普通话面对媒体

阅读提示  发言人并不是新鲜事,但县乡政府设立发言人,尚处于起步阶段。与中央和省部级政府部门的发言人相比,县乡发言人缺乏与各类媒体打交道的经验,但又站在事件处理的线。他们直面公众的态度,与媒体沟通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舆论走向。这些县乡发言人能否应付得了新挑战?他们又如何快速成长?请看本报发自安徽长丰县的报道。  从“没人讲”到“我来讲”  “有了发言人,时间便能找到政府信息源了”  10月23日,安徽合肥市委宣传部正式授予长丰县“合肥市发布工作示范点”。据悉,长丰县还将在县企业推广发言人制度。在合肥的区县中,长丰县有这样的表现,源于今年年初该县的“大动作”。当时,长丰县委县政府制定下发了《关于建立长丰县发言人制度的实施办法》,并挑选67人组成首批发言人队伍。7月初,67位发言人首次亮相,引来诸多关注。  这些发言人上任没多久,就经历了一次挑战:8月10日,合蚌高铁横跨双墩镇一新建小区楼顶的报道,使得双墩镇双凤里小区成为媒体关注焦点。一时间,不少中央级媒体,甚至海外媒体纷纷派人赶来采访。“次碰到这么多,次接触这么多采访。人民、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日本朝日,两天就接待了20余家媒体。”双墩镇发言人陶岗回忆。  “报道特别是监督类报道,过去往往是政府找不到能说话的人,有了发言人,时间便能找到政府信息源了。”新华社安徽分社汤阳是当时采访陶岗的之一,在10分钟的采访中,汤阳认为陶岗并没有回避问题,基本上起到了答疑解惑的效果。  长丰县委、县政府的首位发言人、长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徐生彬拿着一本制作好的发言人通讯录告诉,“不论是群众还是,都可以找相应的发言人进行咨询。”  合肥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魏玉萍认为,在如今这个自媒体时代,党政干部尤其是基层党政干部,必须要直面群众、直面媒体。否则,面对突发事件时,一旦谣言满天飞,不仅会影响工作,让自己陷入困局,还会影响到一个地区的形象。  了解到,合肥除了在全市党委政府、市直部门建立了党委政府发言人制度外,还在县(区)、乡镇普遍设立发言人,这在全国也不多见。  看到县级如此大规模、成建制地设立发言人,让人眼前一亮。首先,以制度的形式确立发言人岗位,释放的是一个信号,地方政府越来越重视与百姓沟通,并且要按照专业化的要求,遵从信息传播规律,满足公众的知情权。  ——北京大学与传播学院教授 程曼丽  从“不会说”到“学着说”  “每天读一小时书、看半小时、学习普通话”  “我的枕头边摆着两本必读书,一本是《提升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一本是《政府发言人实用读本》。”长丰县杜集乡宣传委员朱迎春是67名发言人之一。每天读一小时书、看半小时、坚持学习普通话……朱迎春坦言:“自从当了这个发言人后,工作任务更重了,压力更大了。如果不提升自身能力,面对媒体采访时,就会陷入尴尬。”  8月24日,杜集乡召开“重视教育、关注民生”发布会,原本设定为40分钟的发布会,因为媒体的轮番“轰炸”,被延长了近一个小时。一个多小时的“考试”,朱迎春下场后已是汗流浃背,“发言人需要稳定的心理素质、较好的口头表达能力、全面的知识结构,还要有应变的能力。”  据介绍,为保证信息发布的权威性,67位发言人原则上由县委、县政府分管领导担任,各乡镇、开发区、县直单位和有关部门则由本单位主要负责人或熟悉本单位全面工作的副职担任。这些人平时虽然与媒体打交道较多,但真的走到媒体前,做一个面对面的“官”,仍是业余水平。  蚌埠高铁事件现场采访时,一些媒体特别是境外媒体采取了诱导式提问,看似不着边际的问题,其实都“暗藏杀机”,陶岗对于这些提问颇感意外,“如果不是时间充分了解资料,很可能会答不上来或者乱答。”  长期从事发言人制度研究的北京大学传播学院教授程曼丽认为,县乡发言人面临的挑战更为严峻,他们与基层民众接触更为直接,往往站在危机事件处理的线。他们是否具备与民众沟通的意识、危机应对的能力,直接影响到舆情的走向。而与省部级发言人相比,他们又缺乏直接面对国内外媒体的经验。  对于发言人,我们总结了几个:时间到场服务媒体,时间掌握准确情况,时间召开发布会,时间上看舆论走势,时间发布权威信息引导舆论。  ——合肥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 魏玉萍  从“应付媒体”到“面对媒体”  “不仅避免了集体沉默,还打击了假媒体与假”  2008年,长丰县某校两名学生上课时间在课堂上打闹,一人因为意外引发窒息死亡。媒体知悉信息后过来采访,主管部门却避而不见,直到上级开始调查,主管部门才出来说明情况,但是为时已晚。当时的陈燕,刚刚成为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这件事给她印象极深。如今,陈燕也成为一名发言人,她在努力避免那次事件的教训。  也有提出质疑:发言人应该将自己摆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如果是维护政府形象、保护政府利益的立场,那么,他的公信力又从何而来?  “这是可喜的一步。”安徽大学传播学院院长芮必峰曾经参与对这批县乡发言人的授课,“但是,发言人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应对媒体的人,这样不仅对采访不利,对于公开事实、促进问题解决同样不利。”  面对诸多挑战和质疑,县乡发言人如何尽快适应角色?程曼丽认为可以从如下几方面做起:首先,做到熟悉政策、了解信息、及时发布、捕捉舆情。其次,尽快补充传播等学科知识,比如信息发布的黄金时间段、危机处理的几大原则、如何对事故受害人群讲话、如何对媒体讲话等。,通过案例教学、模拟培训等方式,尽快积累实践经验。  设置发言人至少有两个好处。,避免了在报道特别是舆论监督过程中多口发声或者集体沉默。第二,一旦端正了对于媒体监督的态度,假媒体和假的糊弄招数就成了“纸老虎”。  ——长丰县县委宣传部发言人之一 陈燕  近年来设立县乡发言人的地区  2004年9月,陕西省宝鸡市要求各区县设立发言人。  2009年4月,四川省蒲江县建立乡镇和县级部门发言人制度。  2010年7月,黑龙江省海林市建立组织工作发言人制度。  2011年3月,湖南省沅陵县成立县乡两级发言人队伍。

广州防水补漏
电玩游戏
碧桂园湖光山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