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松平清康是怎么死的是被家臣误杀的吗

发布时间:2018-12-17 10:08:45 编辑:笔名

松平清康是怎么死的?是被家臣误杀的吗

被后世誉美为“如果活到三十岁当可取得天下”的松平清康是三河国豪族,建筑松平氏成为战国大名的基础。大永三年(1523)成为家督后,翌年以冈崎城为据点,致力于称霸三河,企图进出尾张。天文四年(1535)应织田信秀弟织田信光之请,出兵守山。松平清康在进攻守山城时,其叔父松平信定(樱井松平氏)叛变,松平清康于阵中竟被自己家臣所误杀,松平军因此退却,

松平清康为安祥松平家四代当主,按总领家算的话应是七代当主,德川家康祖父,永正八年(1511)生于安祥。父松平信忠,母据言是大河内满成的女儿,曾名松平清孝,通称二郎三郎。信忠是个没有作为的家伙,大久保忠教在《三河物语》里直截了当的称其为“御无器用”。大永三年(1523),信忠在一门重臣的逼迫下不得不把家督让给了清康。

松平领地在三河国,曾经统治三河的西条吉良氏和东条吉良氏这两吉良,在相互的争斗和厮杀中两败俱伤,土豪林立,互不统属。三河西边尾张国守护斯波氏衰微,守护代织田氏的势力渐强。织田氏又分裂为岩仓织田氏和清州织田氏两系。而后原是清州织田氏的三奉行之一的织田信秀,驱逐主家清州织田氏当主织田大和守,雄霸尾张下四郡,成为半国的大名;东边的今川氏乃是名门望族,守护大名转化为战国大名的代表,怀号令天下之志。双方俱对乱作一团的三河国虎视眈眈。

刚刚继任家督的清康此时虽年仅十三岁,但已经焕发出起刚勇英毅之气,向世人显示自己非庸碌之辈。虚岁十三,实岁只有十二,这个岁数的孩子,还是小学生或初一学生,而这位十三岁的清康小朋友,却开始筹谋进取西三河的中心冈崎城。清康采取重臣大久保忠茂的策略,先取冈崎方面的支城,位于冈崎东南方向的山中城。山中城位于今天冈崎羽栗町海拔195米的岩尾山顶上,北长200米,东西距离四百米,是战国时代后期三河级别的山城。虽然清康的时候其规模还没有那么大,但是对于当时清康的实力来说也是比较棘手的一个难攻之地。清康在大永四年(1524)五月对山中发起进攻,趁大风雨之夜突袭,

松平清康是怎么死的是被家臣误杀的吗

用时不多就一举将其攻落。山中陷落,冈崎城主西乡信贞(大草松平氏)胆为之夺,信贞自知自己非清康敌手,于是降服,将女儿嫁给清康,并让出了冈崎城。是役中立有殊勋的大久保忠茂,被清康重重恩赏,忠茂几经固辞,清康坚持要赏,忠茂乃提出要求赏赐领国内市场的征税权,而清康居然慨然允诺。受赏的忠茂,乃宣布免除领国内的所有市场税,从而极大的活跃了领国内的商业。三河,经过多年的离乱,开始恢复繁荣气象。

此后,清康以冈崎为据点,开始了三河统一的狂飙!大永五年(1525),清康率三千骑攻打西三河的足助城,击败北三河的豪族铃木重政,夺得足助城。享禄二年(1529)五月,清康陷鹰部屋一族据守的小岛城,使东条吉良氏一门的荒川义广投靠松平一方。清康又和东条吉良义广联姻,联合东条吉良氏对付与松平敌对的西条吉良氏。享禄三年(1530),幕府将军足利义晴和其兄弟义维的对立非常严重,尾张下四郡守护代清洲织田家当主织田大和守达胜为了支持足利义维而起兵三千,织田信定(或说当时十八九岁的子信秀)于尾张东部构筑岩崎城,家臣荒川赖宗出守。而清康的立场则站在足利义晴一方,于是清康率军入侵东尾张,围困岩崎城。守城兵三百拼力抵抗,全员战死,岩崎城陷落。随后攻落樱木上野介等人据守的品野城。清康将品野分与松平信定。并包围坂井季忠据守的野吕城。在这里不得不花点笔墨介绍下清康的死对头松平信定。松平信定为樱井城主,清康的叔父。

同年,清康在完成了尾张的攻略以后,出兵平定东三河,进攻三河,远江国境附近的宇利城。清康军先经过吉田城,东进渡河,在一湫田布阵,野田城的菅沼一族也配合松平军的行动。松平军以松平信定,松平亲盛主攻大手口,清康自率旗本马回众攻击搦手口。清康当机立断,乘熊谷主力一时在大手口无法回援,猛攻搦手口,使得城中的内应见机起事,里应外合夺取了宇利城。战后,清康狠狠责骂了作战不力的松平信定。后来有一次信定和清康的家臣落合嘉兵卫争吵,引来众家臣的围观。清康认为落合长于口才,竟赏他500贯钱。松平信定更加怨恨,但他没有表露出来。

宇利城落以后,清康转而开始平定吉田牧野氏,松平军出阵于冈崎,先锋经过御油、国府直上小坂井。城主牧野传藏渡过丰川和松平军作战。结果被清康打的落花流水,牧野传藏、牧野传次、牧野新次、牧野新藏四兄弟全部战死。并一举逼迫了渥美半岛的主要国人势力田原户田一族,于是东三河悉平。

平定东三河后,清康开始了对冈崎城的改修。改修完成以后,清康在天文元年(1532)十一月开始迈出平定西三河北部的反松平势力的脚步,松平军先攻三宅清贞的居城加茂郡伊保城,三宅不能敌,逃向广濑。清康以松平家范守备伊保。在天文二年(1533)三月攻击广濑的三宅残部和寺部的铃木日向守。三宅和铃木联合起来进袭岩津城。被清康打败。同年十二月,破信浓之兵于井田野。次年征加茂郡,火烧猿投神社。清康完全平定了三河国的不平势力,独往迈进、豪气万丈的松平清康,让今川和织田这东西两大势力面面相觑,如骨在喉,垂涎三河的口水还没有抹干,就不得不面对焕然一新的三河军团对自己的压迫和打击了。

天文四年(1535)十二月三日,清康率兵一千余骑从冈崎出发再征尾张,出阵之时,清康运用了远交近攻的策略,先后和武田信虎,美浓三人众,尾张犬山城主织田信光交好。牵制织田信秀,以及背后的今川氏辉。当日在岩崎城宿营,第二日便兵临守山城下。松平信定也随军在阵。

清康在抵达守山以后,军中突然谣言大起,称松平重臣阿部大藏有内通织田信秀的嫌疑。大藏害怕万一受冤被害会给家族背上叛主恶名,就找来儿子阿部弥七郎,说一旦自己被诛,你要向主公说明事情的真相,勿使家族蒙冤云云。弥七郎误以为清康一定会杀死自己的父亲。十二月五日早晨,松平军大营里的马不知是受了惊还是发了情或者是其他原因,突然发起狂来,清康立即指挥诸人捕马。阿部弥七郎以为父亲“期”将近,一时失去理智,拔出佩刀“千子村正”(注),一刀将清康斩杀。于是这位年仅25岁的青年猛将,就这样走完了自己虽短暂而不平凡的一生。阿部弥七郎被清康近臣植村新六郎杀死。

失去了大将的松平军只能退回冈崎,史称这次事件为“守山崩”。

守山崩的内幕很可能是松平信定所为,他和清康有宿怨,军中的流言,教唆弥七郎弑主,大概都是此君的奸计。

对松平氏而言,历史上称为“守山崩”确实是贴切的评语,崩溃,完全的崩溃。被清康摁住死打、早憋了一肚子郁闷的尾张猛虎信秀,立刻点起大兵,追杀至冈崎城下,七日七夜的围城战,打的松平氏人人胆寒。外敌未平,内患又起。松平信定突来冈崎,把年仅十岁的清康嫡子广忠赶出了冈崎城,松平领国内重新回复到了豪强林立、土崩瓦解的状态。

虽然后世对清康过于吹捧,但不容置疑,清康确是难得的将才。清康去世时,织田信长年方2岁,今川义元尚在出家修行,还未继承今川家业。倘若清康能够与织田、今川等人一较短长,战国形势当更加扑朔迷离。不过上天对清康总算不薄,天下日后落入其孙家康手中,他在地下也该瞑目了。

清康把居城迁移到冈崎城后。在1529年,清康击溃了东三河吉田城的牧野4兄弟。随后田原城的户田一族(原本还是松平的主子)也降服于清康。年仅19岁的清康,在继任家督之后5年正式制压了三河一整国的反抗势力。一统三河国后的清康开始把他的触角延伸到尾张。同年,清康率领叔父信定等势力攻下织田方的品野城。并把他赏赐给信定。

旭日东升,有尾张之虎的称号的织田信秀(织田信长之父)和松平清康两人同样年纪。信秀此时制压了织田本家的势力,逐渐变成朝统一尾张之路迈进。清康、信秀两位同年纪的战国名将在此时展开了两人的龙争虎斗。(我觉得这是战国精彩的对决之一)。可惜在清康有生之年,尾张之虎都被压的抬不起头来。两人在三河尾张国境长期对峙,清康更曾经一度击溃尾张势,并率领大军一路杀到信秀的居城,让信秀躲在城内胆颤心寒。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在1535年底在尾张守山和信秀对阵中的清康遭到家臣阿部弥七郎正丰的误杀(传说是被叔父松平信定给误导的)。原本包围织田信秀于清须城的的松平势,在顿失英主的情况下开始溃散。信秀乘胜追击松平势,清康的年老的祖父长亲和弟弟信孝奋死抵抗,在千钧一发之际击退入侵三河的织田追击部队。而清康的独子松平广忠(10岁,德川家康之父)则被背叛清康的叔父信定追杀,从居城冈崎城亡命流落至伊势,清康一手统一的三河至此完全大乱。史家称清康误斩事件为“守山崩溃”。清康死时年仅25岁。

招投标标书制作
预压水袋
桃树苗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