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武道封仙 第一百九十九章 要不,再来一次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4:16 编辑:笔名

武道封仙 第一百九十九章 要不,再来一次

横山城,地宝,经过几个时辰的赶路,封元來到了这里,

“依舞姑娘,”封元头戴一顶蓑笠,对着面前身着火红长袍的女子笑道,“多日不见,你又漂亮了不少,”

“呵呵,沒正经,”上官依舞一转身,胸口荡漾出一股股波涛,自顾自地向着地宝内部走去,身形倩倩,惹人遐想,

虽然才几天沒有见面,但是封元却感觉到面前这个妖娆女子的韵味越來越足了,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透露着一股成熟的气息,一套紧身红袍包裹在身上,将她婀娜身姿展露无遗,

“乖乖,这女的明明不比我大多少,但是身上这股韵味,确实十足,难怪地宝的生意如此好,单单是这个女的,就能够拉动地宝一小半的生意,”封元扫了一眼周围那些偷偷看过來的男修一眼,发现他们正在暗中吞咽口水,心中顿时就闪过一丝不屑,

“武修当以武道为一生最高的追求,怎么能够沉溺于美色呢,美女固然养眼,但不可沉溺此中,否则将会丧失武修的锐气,”封元在心中微微感慨道,

他虽然觉得眼前的上官依舞非常妖娆美丽,一颦一笑都充满了魅力,但是他并沒有丝毫想要沉溺于此的心思,在他的心中,修炼才是最重要的,唯有踏足武道巅峰,才能够不被人欺辱,当初他错过了一次,现在不想再错过了,

小半盏茶的功夫,他跟着上官依舞來到了密室之中,薛老依旧不在,整个密室内就他和上官依舞两人,

这一次,上官依舞并沒有追问封元带來了什么宝物,而是眉头微蹙,颇为不满道:“好了,我们见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何必都蒙着面,怕我抢了你不成,”

“呵呵,依舞姑娘何出此言,”封元淡淡道,并沒有将斗笠拿下來的意思,

“哼,还真当我不知道你是谁啊,”上官依舞对着封元妩媚一笑,眼神中的挑逗之意不言而喻,

一瞬间整个密室内的温度都仿佛提高了不少,一股淡淡的魅惑之力在周围环绕,一会就封元包裹进去,

可以看到,在封元的周围出现了一阵淡淡的粉色雾气,这些雾气看起來很普通,但是一旦被这股粉色雾气包裹,便是武者境一重的武修都会陷入其中而不可自拔,便是武者境二重的武修,短时间内都难以从这种迷雾中脱离出來,

这种充满魅惑之力的粉色雾气并非上官依舞修炼的某种武学,而是她自身所特有的,随着她的实力不断增长,这种粉色雾气的威力也会越來愈大,比之寻常武学还要厉害得多,

“哼,让你不告诉我,其实我都知道,我就是想捉弄你一番,”上官依舞心中暗爽,

她对于封元淡漠的口气感到非常不爽,毕竟她当初还兑换了五颗中品灵石给对方,而今对方居然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不满足她,这令她非常生气,

事实上,她只是想要看看封元出丑的模样,因为这种粉色雾气中并沒有杀气,

有那么一瞬间,封元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恍惚之中,他感觉在他的周围出现了无数的女子,这些女子一个比一个妖娆妩媚,一个比一个丰满光滑......

这些女子都太美丽了,有长尾巴的妖族圣女,还有成熟的能够挤出水的人族娇女.....

.这些女子都不是普通人,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是不同的,韵味也不同,

可以说,这就是一场“满汉全席”,任何心志不坚的武修都会在第一时间内陷入进去,而后难以自拔,

“摘下來,,”一道充满魅惑力的声音在封元的周围响起,一瞬间,他所陷入的美色幻境突兀一颤,而后所有的女子都在对他说:“摘下來,,”

蓦地,封元将手缓缓地举到面前,而后将之轻轻地搭在蓑笠边缘,很明显,他这是要摘下自己的蓑笠,

“哼,我想做的事,还从來沒有失败过呢,”上官依舞嘴角微微上扬,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她前几次和封元见面,都吃过瘪,这次,她终于能够让封元吃瘪了,

一瞬间,上官依舞感觉胜利就在眼前,她已经想好了,一旦封元主动摘下蓑笠,那么她就立刻将粉色雾气撤走,对于她而言,只要胜了就行,至于封元到底长啥样,并不重要,她对此不感兴趣,

“快,在快点,我要看你面色骤变的惊恐模样,嘿嘿,”上官依舞不断在心底催促道,同时,她眼神中的期待之色也越发浓郁,

“......”

封元的手搭在蓑笠上后,半响沒有后续动作,他整个人就这样矗立在那边,并沒有丝毫的异动,

“咦,不应该啊,怎么会不动了呢,”上官依舞疑惑道,她心中有些不解,还想再等一会,也许封元正在挣扎也说不定呢,

就这样,上官依舞两只美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期待地看着封元,

一时间,整个密室都陷入一片死寂,两人谁也沒有说话,

半响,一道不满地声音打破死寂,

“看够了沒有,”封元淡漠的声音在周围回荡,他放在蓑笠边缘的手缓缓地放了下來,

封元突兀出声,一下子就吓着了上官依舞,

“蹬蹬,”

上官依舞浑身一震,整个人猛地向后倒退两步,來缓解内心的震惊,

“你...你沒事,”上官依舞芊芊玉手指着封元,一脸气急道,可以看到,上官依舞脸上布满了寒霜,眼中带着淡淡地愤怒,

此时,她如何会不明白,封元也许一开始确实陷入了那种美色幻境,但是他很快就从幻境中脱离出來了,而他之所以将手放在蓑笠边缘不进不退,也是为了戏耍一番她罢了,

“你怎么能这样,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有你这样对女孩子的吗,”上官依舞面色气得发白,她指着封元的手都因为太生气了,而出现了颤抖,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是自己不占道理,最后还能够以正义的身份來批判男人不讲道理、不够绅士,

“封元,我沒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就让姑奶奶赢一次会死啊,亏姑奶奶当初还帮你兑换五块中品灵石呢,这是瞎了姑奶奶的眼了,”上官依舞因为生气,直接将封元的名字爆出來,她的脾气和她的身材一样火爆,

一时间,封元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对方当初还帮过他,而且粉色雾气中并沒有蕴含杀气,但是自己那么戏耍对方是不是有点过了,

封元也在心中反思,一时间都忘记对方居然叫出了他的真名,

封元迟疑一会后,不好意思道:“要不,,我们再來一次,这次我保证配合你,分分钟摘下我头上的蓑笠,”

“不要,”上官依舞俏脸一僵,大声道,

“好吧,那就算了,”封元耸了耸肩,无奈道,

“你,,”上官依舞的脸色有些发青,她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在这里暴走,

“好了好了,不和你闹腾了,虽然不知道你如何知道我的真名,但是想來以地宝如此庞大的力量,想要知道区区千里方圆的事情还是非常容易的,只要不是三宗最机密的事情,你们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得到吧,”封元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蓑笠摘下來,

当蓑笠摘下來的一刻,一个清秀的后生出现來上官依舞的面前,他的眼神很清澈,就仿佛夜空中的星星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封元不算帅,但是却非常的清秀,坚毅的神色中透露着一股男人味,

第一眼,上官依舞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可是当她看向封元第二眼时,就感觉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具体在哪里又说不出來,

“难道这就是男人的魅力,不应该啊,比他帅的我都见过一大堆,看來我是被他气糊涂了,”上官依舞在心中质疑自己异样的感觉,

上官依舞毕竟也不是普通人,一会就恢复了正常,而后语气冷淡道:“哼,姑奶奶现在不想看你了,有事说事,沒事赶紧走人,省得在这里碍眼,”

封元对于上官依舞翻脸速度之快也感到无奈,当即也不浪费时间,取出一个储物袋,而后问道:“你这宝器也收吧,”

“收,就你还能够拿出什么像样的宝器來,”上官依舞沒好气道,现在她可不想和封元呆在一起超过一秒,

“哗哗哗,,”

封元将储物袋往外一倒,一下子大量的瓶瓶罐罐就被他倒了出來,

眼看这些玉瓶即将落地,上官依舞眼疾手快,对着这些玉瓶一挥手,顿时,所有的东西都漂浮在两人之间的空档处,

这些玉瓶内装得都是一阶丹药,以封元现在的境界,这些丹药对他已经沒有用了,其中还有部分的二阶丹药,这些都是來自张老祖洞府内的丹药,所以被他放在一起出售,

当所有的丹药都倒出來后,一个散发着浓郁宝器气息的拳套出现了,紧跟其后又是一件散发着宝器气息的短剑,

这两件宝器都带有一些裂痕,使得他它们的价值会比寻常的宝器低上一些,

上官依舞眼中闪过一丝震撼,但是很快被她掩盖住了,故作随意道:“就这么多,一些丹药和两件残缺的宝器,”

封元沒有多说,只见他轻抖手中的储物袋,

顿时,一股更加浓郁的属于中品宝器的气息弥漫出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