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九十九号巷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42:27 编辑:笔名

楔子  请你点燃一支沉水香,泡一壶庐山的云雾茶。听我慢慢道来一个不可思议却真实的故事。香燃尽了,你的茶也喝尽了,那么,我的故事也应该结束了。    一、惊魂的噩梦  这是一栋很古老的楼房,样式是民国时期流行的欧洲式洋房。红漆斑驳的大门后面,是宽敞独立的院落,院落里有一棵生长茂盛的法国梧桐。硕大的叶片遮住阳光,整栋楼房也显得有些阴森。楼房已经很旧了,客厅有些凌乱,古老的大钟斜斜的挂在斑驳的墙壁上,就如同这座楼房的摇摇欲坠。那钟却是有条不紊的走着的,滴滴答答的声音就如同滴水的岁月,在诉说古老的故事。楼梯是木质的,倒是上好的红木,只是因为使用的太久,踩上去便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唱古老婉转的京剧。  楼道里很空洞,惨白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靠近阳光的地方是一片惊人的惨白,而那一头则是令人心悸的漆黑。有人走过的时候,楼道里回响着的声音如同一百年前存在着的叹息。  午夜,是一切诡异和神秘的开始。  当大地陷入寂静的时候,人也进入了梦想。那一缕光芒透进这座古老的楼房的时候,大钟的指针刚好指到凌晨一点五分。那缕光芒顺着古老的楼梯走上去,却诡异的发出铿锵的脚步声。空洞的楼道里一阵又一阵的叹息,直到那个脚步声停下。  我蜷缩在床角,阵阵冷风吹来,我双手抱抱肩膀。风吹过的时候,白色的窗帘被吹起,外面是一条古老的大街。昏暗的灯火在没有一丝月光的晚上,显得有些微不足道。风吹起的白色塑料袋贴到玻璃上,张牙舞爪的如同索命的鬼魂。阴森森的风呼啸着,楼道上传来阵阵脚步声。我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呼吸,直到脚步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停下。  一阵困意袭来,我闭上眼睛。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钻进我的脖子里,好痒。我迷迷糊糊的抓住它,却是满手黏糊糊的液体。血腥的味道充斥在鼻喉间,我一下子被惊醒。  风似乎更冷了,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站在大街上。灰暗的灯光,只能照见不远的地方。吹来的冷风,翻起我身上的衣服,我看看身上乳白色的睡衣,赫然发现睡衣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我双手捂住眼睛,想张口大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天似乎更加阴暗了。街角的路灯突然之间熄灭。没有星星的晚上,只有远方的灯光在一闪一闪的跳动。我顺着灯光走去,却想起老人们讲的见鬼的故事。头皮一阵发麻,冷汗已经布满了全身。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我背后有人。  闭上眼睛,我站在那一动不动。一阵酒气传来,一个醉酒的汉子踉踉跄跄的从我身后走过,他惊讶的看着一身红色睡衣的我,眼睛里满是震撼。冷风吹过,酒醒大半,他大叫一声“鬼啊”便跑的不见踪影。酒从一个怪异的酒瓶里流出来,我拿起那个酒瓶,突然想起了阿拉丁神灯。  这是一个很怪异的酒瓶,细细的瓶颈下面有一个大大的肚子,酒瓶口处伸出长长地把手,就像一个变异了的阿拉丁神灯。我神使鬼差的拿起那只酒瓶,那酒刹那间变成了血红色。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火柴,这个年代,竟然还用火柴?不解,我将火柴沿着细细的瓶颈,扔进酒瓶里面,酒瓶刹那间便亮了起来。我提着细细的把手,借着微弱的灯光往前走。  周围的一切就像电影快放一般的闪过。我隐隐约约看到一条古老的巷子,古老的楼房,茂密的法国梧桐,斜斜的老钟,红木的楼梯,空洞的楼道,所有的一切都在一间房子面前停住。那是我的房间。没错,看布置就是我的房间。  善就站在我面前。焦急的神色,穿着乳白色的睡衣。他看到我,一把抱住我责怪道:“这么晚你干吗去了?”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拥着我向白色的床走去,温暖的气息扑到我的脸上,我闭上眼睛,他的唇慢慢的下移,到喉咙处一口咬下去。  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喉咙处发出,我大喊一声,感受到喉咙处有温热的感觉,还有血腥的气息。我拼命的推开善,却被一双手紧紧抓住。  “醒醒,醒醒……”我睁开眼睛,看到一脸焦急的善。  白色的蚊帐,白色的窗帘,乳白色的睡衣,明媚的阳光,清新的梧桐树,看看一脸关切的善,再看看自己,原来是一场噩梦。  “你知道这所房子是民国时期的老房子拆迁改建来了吗?”善边洗脸边说。  我摇摇头。善宠溺的笑道:“做了一晚上噩梦,好好休息吧。我有事出去一下,午饭和晚饭都不回来吃了。”  我点点头,手却紧紧抓住床单。又要出去,这么多天,有什么时间在家过?善,你行。  我草草洗漱了一下,那个怪异的梦缠绕在心头。窗外的法国梧桐似乎在笑,我眨眨眼,觉得是自己眼花了。    二、神秘的九十九号巷子  善还没有回来。我看了看手机,已经下午四点了。  这所房子是由民国时期的老房子改建而来,其中还保留着古老的院落,还有那棵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月的法国梧桐。  我从老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那古老的大钟的指针指在下午四点十三上。我有些惊讶,好巧的时间啊,今天刚好是四月十三日,传说中魔鬼界开放的日子。  挎了一个小包我就出门去。家里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自从梦见这座老房子的前身,那个有些怪异的大街,还有怪异的酒瓶,还有那条巷子……  我像是逃命似的离开这个地方。喉咙还有点疼,大概是被什么东西卡了一下吧,记不太清楚。  大街上一片车水马龙。我漫无目的的走在人行道上,周围的车辆如同快速前进的电影,从我身边飞速掠过去,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天气灰蒙蒙的,明明很晴朗的天气不知为何突然乌云密布,黑乎乎的天空,让人喘不过气来。  乌黑的天空,昏暗的大街,不到晚上,路灯竟然亮了起来。灯光亦有些昏暗,点点灯光闪烁着,就像是从遥远的空间传来的鬼火。  那个梦又萦绕在心头。周围的车辆似乎都不见了,我看不清周围的景色,没有星星没有月光,只有昏暗的灯光。一阵冷风吹来,我缩缩肩膀,却又一阵头皮发麻,因为我感觉到后面有人。  我和梦中一样闭上眼睛,一个醉汉踉踉跄跄的从我面前走过,斜睨了我一眼,继续喝着酒离开。我刚睁开眼睛,就有刺眼的灯光照过来。我看到一辆血红血红的车透过醉汉的身体。我揉揉眼睛,没错,是穿过了醉汉的身体。那辆车简直就是一个酒瓶状。怪异的不能再怪异。我闭上眼睛,等着它从我身体穿过去,一阵恍惚,仿佛有什么力量在冥冥之中牵引着。等到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惊惧的发现我正坐在车子里。  我想大声惊呼,却更惊讶的发现这辆车没人驾驶。恐惧占据了我的内心,我想大声叫喊,却发现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周围的景色如同电影里的快退一样从我眼前闪过,穿过高楼,穿过河流,穿过人群,就如同灵魂之车般的越过城市。我心中的恐惧感更加强烈,双手紧紧的抓在一起。  盏茶功夫,周围的景色不再变幻。我晃晃手,发现那辆血红血红的车已经不见了。  我正站在大街的中央。这是一条古老的街,应该算不上街,是一条很古老很古老的巷子。我望望四周,一片寂静,似乎一个人也没有。不,不对,在巷子的深处,有一只穿着西装的兔子。黑色的西装,闪亮的皮鞋,那真是只兔子。  我眨眨眼,觉得自己看花了眼睛,却发现那只兔子仍在,而且他在向着我招手。  我不由自主的向着巷子深处走去,穿着西装的兔子礼貌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便转过街角,进入到一个巷子深处。  一阵音乐声传来,还有阵阵笑声,我向着穿着西装的兔子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一群蝴蝶在跳华尔兹。  美丽的蝴蝶,每一个都有扇子那么大,一对一对的在跳着正宗的华尔兹舞蹈。如此多的蝴蝶,千年难见,更何况是跳华尔兹的蝴蝶。我的心逐渐放松,听着那轻松的音乐渐渐舒缓。  一阵歌声传来,风吹过的时候,我看到一大群牡丹花在随风摆舞。她们的口中都吐出不同的调子,就如同唱歌一样。那节奏伴着华尔兹舞蹈的节奏,时而舒缓,时而紧急。  那只穿着西装的兔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我正在寻找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我的头皮又一阵发麻。因为声音是从地下传来的。  低下头的时候,我看到向我招手的蜥蜴。  “欢迎来到九十九号巷子,我代表这里的一切欢迎你。”蜥蜴说道。  我惊讶的无以复加。这是一只会说话的蜥蜴。  会唱歌的牡丹花,穿着西装的兔子,跳华尔兹的蝴蝶,再加上会说话的蜥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蜥蜴单腿着地,一条腿抬起来如同人类的摆手道:“这就是九十九号巷子,所有的神秘与超自然都在这里。你可以完成你的心愿,也可以许一个愿望。当然,你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已经确定了蜥蜴不会伤害我,于是蹲下来问道:“为什么带我到这里?”  蜥蜴神秘的笑了笑,却不答话。  一阵吉他声传来,蜥蜴表情痛苦的退到青石板路上的砖缝里去。牡丹花也停止唱歌,蝴蝶飞散纷纷躲到牡丹花丛里避难。那只穿着西装的兔子早已不知去向。  我顺着吉他声音向前走去。古老的大街上发出沉重的脚步声。就如同这条巷子的古老。    三、弹吉他的神秘单腿人  这是一条幽深幽深的巷子,在我以为是尽头的地方,一个拐角却是另一片天地。我顺着吉他声往前走,转过好几个角落,巷子却还在延伸。古朴的建筑,陈旧的气味,寂静的天空中只有怪异的吉他声,还伴着阵阵古怪的歌声。  我不知道歌声从哪传出来的,仿佛是从遥远的空间里,竟然带着滴滴答答的钟表声。  吉他声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突然很紧张。昏暗的天空,仿佛有一种阴霾在发酵。那种一种无以名状的压迫感,就像在家时窒息的感觉。  又转过一个街角,我看到弹着吉他的怪人。是的,那是一个人,一个很怪的人。  洗得发白的长衫,有些清末时候老学究的味道。那长衫到处是补丁,只是洗的很干净。补丁打的很有层次,之所以注意到他衣服上的补丁是因为那补丁全都是上好的蚕丝。他静静地坐在那,竟然有些像鲁迅先生笔下的那个伪书生,孔乙己。破旧的长衫,如干草般的头发被一根木棒束起。瘦削的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沟壑,仿佛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如同鸡爪般的手,干枯而皴裂,瘦削的身子,瘦骨嶙峋,如同从地狱出来的干尸。  他闭着眼睛,双手慢慢的弹着吉他,看似很慢,发出的音符却不缓慢。他的双手,轻轻地拨动,嘴里依依呀呀的不知道念着些什么。我拍拍胸口,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这才发现他嘴里絮絮叨叨的竟然是一首曲子,至于什么曲子我不知道,但那旋律很熟悉,就像在哪里听过一样。那声音却不应该用吉他来配,应该是二胡的。我惊讶的看着怪异的弹吉他人。却发现他依旧弹着吉他,好像并不知道我的到来。  我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很轻很轻的。那个弹吉他的怪人却猛的张开眼睛。他看到我之后,浑浊的眼神里透出一股阴森的精明。他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口黄牙。那笑声阴森森的,我从心底冒出一股凉意。  他冲着我笑笑。突然停下弹着吉他的手,他举起自己的手,看了又看,然后看着我说道:“你知道吗?以前这双手是绣花妙手,现在却只能弹弹吉他了。”  嘶哑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传来的,我却感觉不到害怕。我听到自己说:“能弹吉他不好吗?”  怪人笑了笑。那一口黄牙仿佛是风化了多少年的尸体,经过风吹日晒之后变成如此的恶心。  “这张脸也是倾国倾城,可惜现在只能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方。”  我惊讶的看着那张带着死皮与沟壑的老脸,怎么也想不出他年轻时候的倾国倾城。  怪人继续笑道:“看不出来吧,你可知道,我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上帝的宠儿,可是你看看我现在……”他撩起那破旧的长衫,我看到一条干枯的腿。是的,只有一条腿。一条满是伤疤的干枯的腿。  我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怪人笑了笑道:“我本是倾国倾城的皇后,却不想沦落到人不人,鬼不鬼,甚至不男不女的地步,这就是命运。”说完,他笑起来,不,应该是她。那笑声嘶哑刺耳,我捂住耳朵,却看到她贪婪的眼神。  她指着我说道:“你终于来了。”  我放下双手道:“你知道我要来?”  怪人点点头道:“每个人都要来这个地方,但是却没能或者回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摇头。  怪人阴森森的笑道:“因为那些女孩子都像你一样年轻貌美,我把她们的肉吃尽维持我的美貌,用她们的秀发做成我衣服上的补丁,用她们的血洗澡来保持我的年轻……”  我捂住耳朵大声喊道:“别说了。”  怪人笑的更加阴森了,她说道:“害怕了,年轻的姑娘就是害怕,像我这种老太婆,哪里还有害怕的份。”  我摇摇头,丝毫不知道她的用意。  她笑的更加阴森了:“你迟早也会和我一样。哈哈哈哈……”她笑的有些疯狂,我使劲捂住耳朵却也不能阻止声音进入我的耳朵里。  叮叮叮……我听到钟声了,那台大钟。那台古老的不知年岁的大钟。弹着吉他的怪人听到钟声突然哭了起来。我惊讶的看着她,她却一直指着一个地方,一直大哭。  我怀疑的看着她,她的脸上没有别的表情。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走去。一阵阵阴风吹来,就像这个地方的诡异。我缩缩肩膀,继续往前走。   共 1048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的前列腺炎的症状是什么
黑龙江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上一篇:七言诗长江

下一篇:绿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