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联邦制药污染中扩张 多次被环保部门点名批评

2018-12-07 23:22:20
联邦制药污染中扩张 多次被环保部门点名批评 就在联邦制药在6APA(青霉素中间体)生产领域的统治地位进一步加强的同时,河套平原的生态环境却留下了难以修复的伤痕。 近日,联邦制药宣称,其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经济开发区投资建设占地1000多亩的大型制药厂四期工程有望近期投产,预计四期工程年产12000吨6APA,一至四期6APA总产量将达到24000吨,相当于世界总产量的60%。 这一世界的产量背后,是当地生态环境付出的沉重代价。自2007年开工建设以来,联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下简称联邦制药内蒙公司)便成了当地环境污染的“代名词”,多次被环保部门点名批评与限期整改,有关联邦制药引发污染问题的报道更是屡见不鲜。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当地的污染处理能力尚未满足联邦制药内蒙古公司目前产能的情况下,其四期投产的污染物或将面临无法处理的情况。 臭味相伴的村庄 沿巴彦淖尔机场高速向临河(巴彦淖尔市首府)市区行驶约三四公里,进入该市绕城环线东段的八一镇农丰村附近后,一股恶心的臭味顿时充斥了记者乘坐的机场大巴,安静的大巴也随之躁动了起来。 “这是青霉素药渣的臭味,就是那两个一大一小冒着浓浓白烟的烟囱排出的。”一位乘客手指窗外的烟囱向一旁的同伴解释说,“唉!都是那个联邦制药闹的。” “难道没有人管么?就这么一直臭下去?”一旁的同伴不解的问道。 “管!咋管它了?它是我们当地的企业,牛得很。谁敢去管它?没法子啊!” 话声未落,另一位乘客的抱怨便起,“一个联邦药厂把整个临河都搞臭了,每次回临河从机场下来,首先迎接的就是联邦药厂(其下游附属企业德源肥业)排放的臭味,太让人恶心了。” 相对于八一镇农丰村的村民来说,大巴车上的乘客是幸运的,随着大巴的一路向西行驶,臭味也在逐渐消失,他们愤愤不平的抱怨也会随着这股臭味的慢慢散尽而淡化。当地的村民则是终日与臭味和污水相伴而居。 由于与德源肥业和光大联丰同处一村,二者均属于联邦制药下游所属的配套企业。前者是当地政府引进的一家自称为新型环保的企业,利用联邦制药产生的有毒废菌渣和废液生产有机肥业;后者为联邦制药全资子公司,专门负责其药渣污泥的处理。 自2007年联邦制药正式投产以来,该村平静的耕种生活就此打破浓烈的酸臭味从此笼罩了村民的生产与生活 “任何时候都可能有臭味过来,让人喘不上气,家里的门窗都不敢开。”正躺在农丰村村诊所病床输液的刘大姐向记者介绍说,“前几年身体还好好的,可自打被这臭味熏了后,就隔三差五的闹些毛病,浑身不舒服,恶心难受。” 在诊所里,记者看到了另外两位与刘大姐情况类似的输液患者。对于这些症状,该诊所的张医生表示,目前还没有医学检验证明她们的症状是否与臭味和污水有直接关联,但时间长了是否会引发一些相关的症状就不好说了。 “臭味到底会不会影响健康是有争论的,主要是心理上的影响。首先恶心难受会使人不舒服,不舒服就会令人身体产生一些其它的反应。”华东理工大学环境工程研究所所长曹国民表示。 由于国内没有专门针对臭味影响的流行病学调查,目前,还不知道臭味究竟对人有多大的危险。“但整天闻臭味肯定是不好的,对健康肯定会有影响的。”曹国民介绍说。 从臭味的化学成分来分析,曹国民认为,“它是有毒的,臭味的主要成分是硫化氢及硫化氢胺,硫化氢则是有毒的。因为联邦在发酵提取青霉素的过程中使用了大量的硫酸,会释放大量的硫化氢,存留于污水、菌渣和臭气中。” 曹国民对臭味有毒的分析结论,在2012年12月10日联邦制药内蒙公司的一次重大安全事故中得到验证。当天7时30分左右,该公司2名女工在厂区进行例行污水取样检测时,发生臭气中毒事故,一人当场死亡,一人重伤昏迷。 相对于上述2名女工的不幸,农丰村村民似乎要幸运一些,因为他们呼吸的是被空气稀释后的臭气。但相比臭气,污水的直排则隐蔽得多,但危害也大得多。 “虽然我们离厂子还算比较远的,但自家井里的水都不能喝了,抽上来的水都有一股青霉素的味道。”张医生边说边领着记者去厨房抽水,“你闻一下,抽上来的水。”张医生随手接了一大勺水伸到记者面前,一股较浓的腥臭味从勺中散发出来。 “这腥臭味是不是与青霉素比较像呀,井里的水我都要用净化器,净化完后才能做为生活用水使用,喝的基本上都是买的桶装水。”张医生介绍说,“他们三队四队离厂子比较近的,镇里都给接上自来水。我们稍远一点的就没有啰。” 相对于村民直接呼吸的臭气,菌渣与废液渗透到地下水的污染,村民则一无所知。不知情的农民甚至花钱买菌渣当肥料使。 “前两天,老林家的老三还在问买不买渣子, 400元一车他可以搞到,好多人在托他弄呢。”躺在病床上输液的刘大姐说。 “可别要,这东西不好,会有危害呢。”一旁的张医生急忙搭腔,“老是提醒他们别买,但总有一些贪小便宜的。看着公路两旁地里到处是倾倒的黑渣子,都心痛呀!” 虽然这位具有一定医学常识的村医生,深知带有抗生素残留的菌渣的危害,但她一人的提醒似乎很难改变村民们的主意。 目前,大量黑色的渣子正被倾倒在八一乡农丰村公路两旁的农田中。有的是间隔两三米的随意堆放;有的则随着开春的耕种,已与地里泥土搅拌均匀,只在黄土地里点缀着一些分布不规则的黑点,十分扎眼。 除了不知情的村民当作肥料直接使用外,联邦制药内蒙公司正在农丰村大量征地用,用于其下属企业光大联丰填埋菌渣及药渣污泥。 “三万一亩,我们没有卖,怕遭了地,可人家五队却抢着把地卖给他们。”家住农丰三队的刘大姐说。 由于村民对联邦制药有毒废弃物的危害认识不足,农丰村便成联邦制药内蒙公司菌渣与药渣污泥随意处理的主要场所。 一位联邦制药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除了收购当地村民农田作为直接填埋场之外,他们经常在农丰村附近随地乱倒药渣污泥。“看公路南侧那一大片明显被机械翻垦过的农田,底下都是联邦制药填埋的药渣污泥。”顺着这位知情人士手指的方向,记者发现,这个生长在耕地里的药渣污泥填埋场,如今光秃秃的一大片,寸草不生,沙土裸露。 “他们基本上没做渗透的处理,直接就填埋上了。先是用推土机平推出一些土,弄出一个四五十公分的低坑,再把倾倒的菌渣推平,然后就用之前推出的土掩盖。”上述知情人士介绍说。 记者查询《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发现,上述联邦制药内蒙公司菌渣、废液与药渣污泥,分别属于其在化学药品原料药生产过程中的蒸馏及反应残渣和母液及反应基或培养基废物,危险特性是有毒的,T级。 按照现行的危险品处置要求来看,联邦制药附属企业是要先取得危险品处理资质的,才能进行加工处置的。目前,光大联丰并没有获得这方面的资质,德源肥业则是投产近三年后的2011年才取得相这一资质。 令人吃惊的是,德源肥业这家非法加工危险废物近三年的企业,竟然在其网站上公开自称,是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两级政府承接国内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新型环保企业,以联邦制药发酵菌丝体高氮高碳有机废渣、废液为原料,采用快速烘干配足无机养分工艺生产有机肥料。 而更有意思的是,这家快速烘干菌渣过程中排放出大量有毒臭气、白色粉尘和废水的企业,在其网站中领导关怀的页面上,大秀市区两级领导于2009年10月28日莅临该公司参观指导的相片。不知当时参观指导中的市区两级领导对这一恶心的臭味又做了哪些方面的工作指导? 被转移的污染 “菌渣、废液和药渣污泥是不能随便加工成肥料和掩埋的,按国家规定是必须无害化处理。比如菌渣是要用专门的高温焚烧炉来焚烧处理,同时焚烧过程的烟气是要进行专门的无害化处理后才能排放。”曹国民介绍说,“但这样的成本太高了,联邦之所不这样做,还是为了省钱。” 联邦制药内蒙公司是聪明的,几乎做到了一举两得生产过程的菌渣、废液和药渣污泥转移到附属企业,既转移人们关注污染的视线,又节省了一大笔资金。 但令联邦制药没有想到的是,在其五年多的一路扩张下,河套平原及乌梁素海的生态环境正在快速恶化。很难想像即将投产的四期(产能是目前的一倍)所带来的生态后果。 以当前联邦制药生产能力计,日均产生的高浓污水将达到12000吨的水平,该知情人士估计,“以每吨30~35元(包含电费、人工、折旧、药剂等费用)的污水处理费用计,日均污水处理费用至少需要35万,一年仅污水处理一项费用就超过1亿元。” 据一位联邦制药内蒙公司前员工介绍,联邦制药除了将一部分污水交由巴彦淖尔污水厂处理的同时,还通过城市污水处理系统“适时”偷排,不定时启用临河市生活污水排水渠偷排,该渠绕联邦制药周边而过,未做任何防渗处理。 同时,联邦制药还在其南侧500米处的污水渠边,建有专门的排水泵房。“排水泵房,有专人24小时值班,对过往车辆及驻足人员进行监视。”上述前员工介绍说。采访中记者曾多次试图进入排水泵房了解,但都被警觉的看护人给拒绝。 据上述前员工称,表面上看是将联邦污水由泵站加压逆流而上排入上游的城市污水处理厂,但实际上内部是设有暗管的,平时细水长流持续偷排,到了晚上12点至凌晨5点间,联邦制药环保车间各工序停止加物料,所有设施停止运转,渠上排水泵房阀门就大开。 就这样联邦制药产生的污水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排入污水渠,进入黄河灌区水系,终回归到它们的归宿地乌梁素海。 对于联邦制药内蒙公司排放污水可能致乌梁素海水质恶化的说法,巴彦淖尔市环保局一位负责人给予了否认,“乌梁素海90%的入水是农业退水,其水质的恶化与农业生产中的化肥使用有很大的关系。” 但记者追问这一说法有何根据,能否提供一下这方面的调查报告时,该负责人随机改口,“是水利和农业部门认为的,我们也没有见到过正式的报告。”同时,她还不忘补充道,“联邦的污水是经过我们巴盟污水厂处理达标后再排放的,联邦排到污水厂的污水COD都400mg/l以下。” 在这位负责人看来,联邦制药的污水处理是在同行业中的,投入也是的。“四五期联邦的环保投入就达到了总投资的百分之四五。” 不过,就是这家在当地官员眼中环保投入的企业,却在半年前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以下简称“华北督查中心”)的一次环保检查中,再次查出联邦制药内蒙古基地存在严重环保违法问题。这已是联邦制药自2004年以来第8次被环保部门点名通报批评与限期整改。 据了解,华北督查中心2012年7月30日至8月1日对联邦制药巴彦淖尔市的生产基地进行了现场检查。而在10月31日发布的督察结果通报文件中显示,无论是联邦制药还是为联邦制药处理污水、危废排放物的企业,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环境问题。 文件显示,联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违法问题有:1.违反《环评法》,新建沼气燃烧项目未进行环评影响评价;四期年产12000吨6-APA工程项目环评批复中要求建设4台210t/h的循环液化床锅炉,目前实际已建成5台260t/h循环液化床锅炉,并配套建设了6台3200m3/min空压机组和2个凉水塔,企业还准备各上4台25kW的背压式发电机组。2.违反《固废法》,废苯乙酸溶液未按危废进行管理,暂存场所不达标,送德正化工(无危险废物处置资质)处理。 据一位接近华北督查中心的环保人士透露,联邦制药的项环境违法问题主要是未批先建以及超环评标准多建,这样就有可能出现企业自身处理污染的能力无法完全处理其产生的污染物,进而导致各项排放超标,终破坏生态环境的情形出现。 在四天的实地采访中也证实了上述环保人士的担忧,记者两次发现联邦制药污水接收方巴彦淖尔污水处理厂向五排干偷排污水,记者取回偷排时的污水化验结果显示,COD为305mg/l,超出国家工业污水60mg/l的标准5倍多。 “向自然水体排放高COD值的直接后果就是造成水体富营养化,水体生态被破坏,水体完全丧失自我净化能力,水质逐渐变差。”曹国民分析说。 时间过去快半年了,华北督查中心的整改处罚似乎已经淡忘,臭气、污水、药渣污泥、四期投产……一切均在照旧。 机械手价位
隔离护栏
仓库车
小儿感冒咳嗽吃什么药
防风抑尘网价格
河南冷却塔公司
婴儿感冒咳嗽
孩子反复咳嗽
小孩受凉咳嗽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