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人类简史作者谈科技从中东到硅谷从人文主义

2019-03-12 00:32:44

虎嗅注:在今天的猎豹全球移动峰会上,猎豹邀请了《人类简史》的作者来到现场来谈一谈科技,《人类简史》的作者是一名非常年轻且非常博学的以色列籍学者,和别的讲述历史的书不同,《人类简史》提供了一种非常独特且深刻的视角,从粮食革命,到金钱,再到生物遗传来叙述这些特质对于历史的影响。这本书去年一经推出,立刻受到了众多大佬,包括科技大佬的追捧,傅盛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就曾专门撰文推荐这本书,这次猎豹的峰会,正好也赶上作者来北京,于是也邀请到了作者演讲,谈论他眼中的科技,是个什么样子。

非常欢迎各位,今天我想跟大家讲一些比较奇怪的事情,这就是宗教,为什么要讨论宗教呢?今天我们大家其实讨论的是科技,其实是因为科技它是改变现在世界的宗教,看一下现在的世界,有意思的事情从宗教的角度来看,并不是中东而是硅谷。就像今天的会议,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个会议,这种会议它在创造一个宗教叫数据宗教,数据棕钙我们现在整个宇宙都是在讲数据,所有数据发生的事情就是数据处理的过程,就像生物体都是算法,所以这个就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基本事情,也是我们思考基本的事情。

我们看一下人类,也看一下蘑菇,你可以看一下这些蜜蜂,其实看到的就是不同的算法,为了可以了解这个想法,我们首先要看一下宗教,其实不是天堂上来的东西,而是地球上的东西。宗教不是说上帝,而是说权威,宗教就是我们要在世界上建立一个的权威,如果你不喜欢你也可以用另外一种词叫意识形态,本质上都是一样。

过去好几千年,全世界意识形态他们认为,我们这个权威是在人之外,比如说天堂在上帝那里。当今社会有很多棕钙改革他们把权威从天堂从场地转移到人类身上,所以人文主义变成了新的权威。基本上人文主义是一种新型的宗教,我们认为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神奇的因素。它就帮我们建立某一种权威,我们的自由意志我们的选择,他们都是全球全世界各种权威的来源,如果我们有任何的问题,有任何不管个人也好,集体也好这种问题,我们并不是去找上帝来帮忙。而是让我们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决定还有自己的意志来帮助我们,让我们倾听自己的声音跟着感觉走,这就是人文主义跟我们说的,指导我们做的。听起来可能有点抽象,在我跟大家解释新的宗教,也就是数据宗教之前,这个宗教就是把权威拿到的数据,在这个之前我们讲目前主导的宗教,也就是人文主义,所以大家就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了。

人文主义指出的什么呢?从政治角度来讲,人文政治就是在选举当中体现的,之前大家可能想要知道谁可以的来通知这个国家,他们就会向上帝,向牧师圣经来寻找答案,现在不会这么做了,我们是问自己。这就是我们思想基础,也就是选民才知道谁是的,对于人文主义来说人才是的权威,我们可以提出各种政治方面的主张。经济上面也是一样的。

在政治上面,选民知道的是的,选民才是的权威。但是经商呢?消费经济永远是对的,经济权威就是消费者,没有人告诉消费者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比如说我们可以把全世界所有的这些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等等,甚至工程师还有这种歌星等等,可以让大家在一起5年也许就可以做出的汽车了。

像这样的汽车都可以卖到全世界各个地方,但是没有人会买。因为消费者不愿意买,你必须要告诉消费者他们是什么样的想法,你不能跟他们讲这个是伟大的艺术家设计出来,这个是伟大诺贝尔经济学奖设计出来的,消费者如果他们认为这不是一个好车就不是一个好车,这就是我们讲的人文经济,美学也是一样的,大家认为美的来源,艺术的来源来自于天堂人之外的,现在人文主义的艺术都认为艺术和美学是来自于人的眼睛。

如果你是个人文主义者的话,在你的角度来看你就会认为只要人说艺术就是艺术,比如说中世纪欧洲的时候,如果上帝教皇和圣经说同性恋是罪恶,大家都觉得同性恋是罪恶,但是人的感觉对在那个时代是没用的。

在当今时代,当伦理学得到发展时候,比如今天美国和欧洲同性恋已经不是罪恶了,同性恋婚姻是合法的,为什么呢?因为人们如果感觉良好,如果两个相爱的男人他们也感觉良好,他们也不会给任何其他的人造成坏的感觉或者坏的东西,那他们感觉就是好的。不像过去你可能感觉良好,但是我、上帝、教皇感觉不好就是错的。在政治中人们认为投票者永远是政府,经济中消费者永远是正确,而感觉好就去做吧,去做某事情的原因,或者不去做某事情的原因就是你做这些事情让某些人感觉很糟糕,这是一个新的趋势,同样人文主义也体现在教育当中,过去几千年所认为的的权威不是别人,是自己。

这些外部的智慧,比如你学习上帝的智慧,要学习古典先贤的智慧,比如说伯拉图、孔子的目标。就是要独立思考,如果你去找人文主义的教授或者老师,可能在大学你问他们这个问题,你到底想教学生什么呢?这些老师说我想教历史,重要我希望教学生独立思考,为自己而思考,这也是人文主义目标。如果你不能够为自己思考的话,你就和世界的重要的权威剥离开了。

再讲讲非人文主义,非人文主义经历崩溃,正在面临挑战。我想今天这次大会讲的核心就是非人文主义吧。科学现在在说,人文主义其实是一个神话,是一个虚拟的,根据科学的权势人文主义是没有一种神奇的亮光的,根据当代科学这种人文主义是不存在的,所有不管生物流程他们都遵循两大原则。有些流程是有决定性的,是一定这么发展的,而且其他的流程是偶然性的,我要说的偶然性并不是自由,决定主义也不是自由,自由意志是什么呢?在宇宙中不存在,这是根据现代的这些化学家和物理学家的想法来说的。说自由意志是人的脑子创造出来,就像人创造天堂地狱一样。

什么是人的感觉呢?人文主义通过感觉来解决问题,根据目前的生物理论,人的感觉其实就是生物化学的公式,这些公式通过过去几百万年的自然选择得出来的,这些公式帮助我们做决定做计算,来在个人的生活中做这些决策,这是一种公式,这是根据科学。现在科学还说如果你可以到足够多的数据,包括人的数据,不光是茄子的数据,或者细菌的数据,如果你能够收集到人的足够数据,如果你有足够多的计算能力,有好的算法就可以完美了解这个人里头到底在想什么,这个人身体中到底发生什么,可能不是100%,但是一个外部的数据处理流程,如果有足够多的计算能力、数据,这个算法就可以了解我和我的想法我的感觉,而且了解程度超过我自己。如果你可以在外部建立出这么一个数据算法,那么这个人了解我的程度比我了解我的程度要高,这个时候权威就从人身上转移到外部算法机器上了。

这个可能听起来非常抽象,举个例子。首先,生物的原则,也是说过去的150年的生物的发现,就是说我们的感觉也是生物的算法,外部的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意思呢?我找一个生存的例子来解释,这些生存是生物物种,每天面临挑战,在美洲大草原有一个猩猩想吃香蕉,但是不远处有一个狮子,这个狮子当然是危险的,为了生存下来这个猩猩要计算出可能性。

如果不吃香蕉,我饿死的可能性有多少?如果我吃香蕉被狮子吃掉的可能性有多少,猩猩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正确的解决这个问题的话,猩猩得收集很多数据,也就是外部世界的数据,比如说香蕉在哪儿有多少个香蕉,狮子的数据,狮子有多大,醒着的还是睡的,能跑过快,猩猩还需要自己的身体数据,我到底有多饿能跑多快。收集到这些数据之后。猩猩得计算一下做出正确的决定。那怎么算呢?是不是拿出一个计算机、笔、纸算呢?当然不是,猩猩的身体就是一个计算,我们感觉情绪其实就是生物的算法这些算法帮助我们算可能性。猩猩并不会看到数据,能够感觉到这个数据从身体流过,不到一秒时间,它的计算结果就会出现,这个计算结果也不是一种数据,它是一种情绪能感觉到。

如果猩猩决定抢香蕉,它并不会看到1.5的数据,它会觉得自己的头发站起来的,它会觉得身体扩大冲向香蕉,如果猩猩不能吃香蕉,而是作为情绪,比如说恐惧体现出来,所以生物学家说情绪只是生物化学的算法而已,这也生物算法并不是计算科学家,并不是一两年计算机工程写下来的,而是在整个非常艰难超过几百万年自然选择中算出来,每一个生物算法都经过了严格的检验。这是自然选择的检验,跨时超过几百万年。

我们现在是在两大科学的交换之中,马上出现一个科学的海啸了,海啸的一边是一个生物的巨浪,生物学家现在真正开始了解身体是怎么样运转的,生物化学的算法是怎么样运行的,与此同时,海啸的另外一边是计算科学,现在电脑科学给了我们足够多的计算力,真正了解我们的身体的算法,超过我们的身体。现在两股势力,正在交汇。比如苹果、谷歌,他们现在雇越来越多生物化学背景的人,他们觉得自己不是科技公司,而是生物科技公司,这些所有流程的重要的钥匙就是算法,如果人只是生物化学算法现在又可以知道怎么样来设计电子的算法的话。

这会产生什么的结果呢?我们会看到很多大数据系统,对你的了解程度要超越你自己对自己的了解程度。当这个发生以后这个权威从人的感觉转移到大数据系统当中,其实这件事情在医学界已经发生了,我觉得可以打保票说以后你的生命生活对你的健康你的身体做重要的决策,不会基于你的感觉,而是会基于你计算机的算法大数据。举个例子,两三年前有一个很大的故事在全球都登报了,

人类简史作者谈科技从中东到硅谷从人文主义

这个演员做了DNA测试,发现她有一个很少见的基因突变,根据数据显示你有87%得乳腺癌的可能性。那么她很快就去检查了自己,发现没有乳腺癌,而且感觉非常好。她的感觉告诉她你感觉很棒,一切都是100%,但是计算机说法说出另外一个故事,你身体有一个定时炸弹,你得采取行动。她很永远很智慧倾听了计算机算法的声音,她进行了双乳切除术,这也是世界文明美貌的人,很可能是大多数你的身体医疗决定中的决定的方式,就是倾听数据。

我们已经会在更多的领域听到更多的故事和流程,不同的宗教,相信不同的主,如果你有问题的话你问上帝吧,圣经吧。在人本主义这个学派中你有一个问题你要倾听自己的感觉内心,而现在有数据的宗教主义,你的感觉都只是过时的数据,这是7万年前大草原产生的算法,别听你的算法,听微软、谷歌、苹果的,我们了解你的程度远远超过你自己了解你的程度。

这个在日常生活中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其实 我们已经看到了,比如我要买一本书,我可能跑到一个书店里面去??跟着自己的选择选书,我觉得和这个书和那个书有心灵相同之处,这是人本主义买书的方式??首先一个横幅跳出来了,根据这个横幅的算法和大数据,这个横幅说你应该买这本书。这只是部,亚马逊的建议书单,是基于一点点数据,基于不怎么好的算法,但是这个数据都在得到不断的发展。

如果你把身体和面部识别技术联系在一起,或者和生物计量的感应器连在一起,和可穿戴设备联系在一起,你的感觉如何?你所读到每个字对你血压的影响、血糖影响,这个都知道,而且每一份每一秒都知道,基于这个数字亚马逊不光光对你提供新书的推荐,还可以推荐更多的东西,比如你应该娶谁嫁给谁,我想这是人类生活中重要的决定。但是数据主义说不行,我们必须从数据的角度来走,你要想知道跟谁结婚,有候选人A、B,谷歌和亚马逊可以告诉你,我可以问谷歌,谷歌说我认识你,我一直是从你出生就开始跟踪你,你所有的邮件、读过的书,心率、血压,我知道你的DNA,不只是你,我还跟踪很多人,根据这样一个深度了解,包括你的生物特征,从这种大的统计角度来讲,我可以告诉你,可能有87%的机会,你应该跟A结婚,不要跟B结婚,但是我知道,我特别了解,我知道你不大听别人的意见,比如你为什么讲A和B呢?因为我知道B颜值比较高,其实我也没有说完全忽略掉这一点,我把颜值也算到算法上,而且你给的颜值比重太高的,就是在选择结婚的上面。

但是生物算法可能很多年前,当时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它给到我的颜值的比重跟现在颜值比重是不一样的。所以其实颜值已经考虑进来的,但是还是跟A结婚,终这只是经验上来的问题,可能下一次谷歌就会说的对。人类就听它的意见,越来越的多人听它的意见,这样权威就变成了一种算法。

解释一下跟大家做一个简单的测试,看看大家是不是数据的宗教者,比如你去动物园看到熊猫或者来到大会场看到了我,如果你是一个人文主义者,你可能说情感比较重要,我终于看到熊猫,我的情绪怎么样,如果你是一个数据主义者直接拿出来拍照开始上传,比如说传到朋友圈上面和facebook上面,因为你期待外部的环节外部的数据处理的过程,可以给你的经历带来一些意义。所以现在的时刻其实非常特殊,综观整个人类历史都是这样的,因为过去几百年整个社会由人文主义所主导的。现在我们感觉已经转移到了外部,转移到了算法上面,谢谢大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