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归来腹黑帝女

发布时间:2019-06-25 15:56:32 编辑:笔名

朱砂凌凤一出凌霄殿便用传音之术将千雪是卧底的身份,和安然事件背后操控之人乃玉溯告知了紫鸢、紫鹃。并暗中替换了千雪给玉溯的飞鸽传书,将千雪给出的兰飒已将暗子名单送到自己手里,改成名单已毁,兰飒重伤不治,朱砂凌凤不日将与大将军王汇合攻打龙腾、珑华、琉国,她的计划即将成功。同时让紫鹃暗中协助雷王和凤主的副手,暗中将兰飒那份名单不着痕迹清理掉,用自己的人易容顶替上。紫鹃等人办事效率倒是极好,朱砂凌凤将任务吩咐下去不到一天,紫鹃就按着兰飒给的图像和资料将人不着痕迹地复制出来了。雷鸣和凤擎的人在大部队行至围绕在五小国和四大国之间的黑风林时,不着痕迹地将那些人一个个清理了个干干净净,紫鹃事先吩咐好的霖阁死士们便接替了那些个人。朱砂凌凤刚出凌云地界就收到了雷王副手传回的捷报,笑着看完了便‘顺手’递给了一旁正给她端着茶水的千雪,一面暗笑着望着前方。同时让紫鸢做好拦截千雪飞鸽传书的准备,心安理得地吃起紫鹃三人给她烤熟的野味。吃完了,借尿遁,再次将千雪的飞鸽传书的内容改成对自己有利的内容发给玉溯,这才按原计划赶往苍水与朱砂交界的栖霞岭,与紫苏和祁月、青灵、陆浩然、慕涯汇合,准备兵分三路同时攻打琉国、珑华、龙腾。主仆四人经过两天两夜的极速行走,终于在地三日早晨天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到达了栖霞岭,祁月、紫苏、陆浩然、青灵几人早就得到了朱砂凌凤即将归队的消息,一大早就站到了栖霞岭的山巅,伸长了脖子望着山脚下。大老远的见到朱砂凌凤的身影,几人急冲冲的往山下冲去。朱砂凌凤还没来得急站稳脚跟,就被青灵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当下脚步一扭躲开了青灵柔情一扑,闪到了祁月跟前,眼睛在祁月身上360度无死角扫描一遍后,才柔声道:“伤口都愈合好了没?”“这一路上陆二叔和紫苏姑娘照顾的极好,又有你留下的雪糁玉露丸早好了,不信你砸几拳试试。”祁月一边说着一边极为自然地替朱砂凌凤拂去发间的几缕飞絮。“好了就好,祁月以后再不许这么逞强了知道不?你知不知道你对我而言的重要性。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哪怕我死了你也得好好活着,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听明白没有?”“听明白了,陆二叔还等着给你接风呢?”祁月次皱起了眉,隐隐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却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站在一旁的陆浩然见祁月和朱砂凌凤聊完了,抢在青灵前出手唤住了朱砂凌凤一声“凤丫头,你这些天受苦了”说的朱砂凌凤差点泪洒当场,同时也明白陆浩然也知道了凌云事件背后是谁在捣鬼。“二叔,凤儿想家了。二叔,我想小时候娘给我做的桂花糖了。”陆浩然痴恋玉溯一生,她不敢讲话说的太直,只得说出这一番半真半假的试探,看看陆浩然对玉溯想要女主天下的看法。看着朱砂凌凤那双紫莹莹的眼睛,陆浩然不忍别开了脸,半响才吐出一句,“孩子,永远不要太相信身边的人。世人都有*谁能保证他们永远不会伤害你。”朱砂凌凤听陆浩然这话就知道,陆浩然也是对玉溯此举是机不赞成的,但是他对玉溯二十年的痴恋要说放手一时半刻也是放不下来,想提醒她又不好直说怕伤了她只能这样给她提个醒。“青灵,你近有没有发现狼魂、魅杀、夜色、血煞、暗夜暗中有大的动作,要知道这些个组织若链接在一起,足以不费摧毁之力灭了任何一个国家。”朱砂凌凤不想让陆浩然为难,微微红着眼睛使劲压下心底的酸涩,将话题转移到了夜风大陆目前的局势上“暗夜和血煞早在半个月前便已全部并入龙腾,由龙腾二皇子龙烈执掌,龙腾早已在各个关口和路上险峻之处设下埋伏,准备跟你一决死战。至于魅杀、狼魂、夜色他们暂时没有什么动静,但没有动静其实就是的动静,他们在你手里吃了那么大的亏,怎么可能乖乖咽下那口恶气?你做好随时迎接狼魂、夜色和魅杀的暗袭。”这三个毒瘤不除,他们将会是她们攻打龙腾的变故!朱砂凌凤默了,眼下的局势,的办法是在攻打龙腾前先灭了狼魂、夜色和魅杀!可眼下她可用的人除了雷鸣、凤擎和霖阁的人以及五指山的五万黑豹军以外,祁月的三十几万西麒军早已疲惫不堪,凌云那五十万大军,云傲天和红绣、绿锦都不在又不一定肯听她指挥,陆浩然手里的凤灵军她又不敢用!慕涯的三十万慕家军她也不想拿出去喂那些个不要命的雇佣兵团。名义上她有百万雄兵,但其实真正能为她所用的真的不多。雷鸣和凤擎虽然实力比魅杀和夜色、狼魂要好些,但以二对三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就算险胜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她赔不起!慕涯的慕家军和黑豹军和霖阁的人还要随时防备玉溯别出手。朱砂凌凤一时间真是心里交瘁。目前的办法就是让青灵出手,他的青灵可是五大雇佣兵团实力强悍的。可看着青灵那双因爱而璀璨的眸子,她怎么也说不出口让青灵出手和雷鸣、凤擎一起在攻打龙腾前,出手灭了魅杀、狼魂、夜色。半响才吐出一句,“青灵谢谢你。”而后又看向陆浩然身后闻讯赶来的军中众将道:“大家赶了这许多天的路也累了,就先在此安营扎寨好好休养几天,先灭了珑华和琉国,待本殿想出如何应对之法在行攻打龙腾。”就在朱砂凌凤准备转身之际,青灵出手拽住了她,“朱砂凌凤本公子在你这里呆的烦了,明儿个就走了,你若真想谢本公子就请本公子痛饮一壶如何?”“青灵!”“怎么?”青灵轻轻浅浅的一句反问,朱砂凌凤顿时不知该如何接下去。这一刻她真心的希望自己不要那么聪明,不要看懂青灵那双眼睛背后的痴缠爱恋。他知她无法开口求他,便用了这么蹩脚的理由让她放下心底的包袱!一旁祁月看着朱砂凌凤挣扎无奈,青灵的为爱不顾一切的牺牲精神,一颗心疼的几乎死去,不管别人带着暧昧眼光向朱砂凌凤道:“凤儿,眼下局势瞬息万变,灭魅杀、狼魂、夜色迫在眉睫,就让我带着西麒皇室的死士和暗卫去吧。”“你?西麒郡王,你的那些人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青灵除了对朱砂凌凤柔声以外,对外可是毒舌的厉害。当下气的祁月一张俊脸憋得通红朱砂凌凤看着两个互看不顺眼的俊男,一时间百感交集,瞪了青灵一眼转身伸手扶了祁月道:“你身子才刚好些,那些事不用担心,我能处理好的,再说了就是我处理不好不还有二叔吗!你就不用担心了,好好养身子,近你都瘦了一大圈了,回去我可怎么跟你父皇交代。”再一看,众将都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朱砂凌凤脸儿一热,看了眼一脸不满的青灵向众将士道:“大家都起身吧,都是行军打仗的爷们,就不用太拘束那些个繁文缛节了,以后在军营一切礼仪从简。这里没有殿下只有元帅。”众人经过几次的战役早已对朱砂凌凤的实力心服口服,当下纷纷道:“末将等谨遵元帅令。”纷纷退到两边,朱砂凌凤看了眼立在一旁的青灵只得无奈道:“青灵公子,想喝酒的就到本帅帐中一叙,也好让本帅好好犒劳一下你这位大恩人,不辞辛苦几次舍命相救。”说完率先进了中军帐青灵愣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朱砂凌凤这是请他入帐私聊,当下便乐的屁颠屁颠进了朱砂凌凤位于军营正中的营帐。那痴傻的模样估计连他自个爹妈都认不出那是他们家儿子!朱砂凌凤抱着反正不管她开不开口,青灵都会义无返顾地出手清除对她也威胁的隐患,还不如自己挑明了跟他说清楚,省的他不要命地一个人带着青灵杠上魅杀、狼魂和夜色,一不小心丢了小命,自己还得一辈子亏欠他的。一进营帐便,让兰飒暗中将千雪控制住,将兰飒收集的消息给青灵看了,同时说出自己下一步的计划,让青灵和雷王凤主的副手一起去将魅杀和狼魂、夜色一锅端了。青灵见朱砂凌凤主意已定,便知劝说无效,当下接过朱砂凌凤腰间的酒壶狠狠灌了几口,抱着酒葫芦除了大营,跟雷王和凤主凤副手定下了各自的目标,就朝着自己的目标奔去。朱砂凌凤则在青灵走后,便唤了兰飒将紫鹃研制的无色无味的醉清风下入十几位凤灵军主副将的酒水里,布置好一切,和衣歪在榻上睡了。当下刚过新年,营帐外还飘着雪花,帐篷的帘子缝里不时吹进一股子冷风,饶是朱砂凌凤身上盖着厚厚的紫貂裘毯子,还是被冻醒了。朱砂凌凤一看,已是临近天黑,再一问兰飒,那些个人已经按照她的吩咐全部放倒了,朱砂凌凤便起身换了套紫苏事先准备的普通士兵的衣服,又用药物将原本容貌掩了,让紫苏将那些人用一辆牛车装好了,拉倒僻静处,将其中两人打晕了,人自己和兰飒化装成那两人的模样,赶着几辆牛车进城采购食材去了几人赶着牛车一出军营,朱砂凌凤便和兰飒换了容貌,扮成普通老头乡下老太买了条小船,拉着凤灵军那十几位主副将朝朱砂沿着水路朝朱砂赶去····

大连专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龙岩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西安好的治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