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俄乌气事汹汹成新年惯例欧盟坐不住开始反击

2018-12-03 16:38:58

俄乌“气事汹汹“成新年惯例 欧盟坐不住开始反击

莫斯科时间1月13日10时,在中断对欧供气一周后,位于俄罗斯境内的“苏扎”天然气计量站的阀门终于开启,向巴尔干半岛的用户试加压供气,而根据三方协议设立的国际观察员也在现场严守岗位。同时,在乌克兰境内的“奥尔洛夫卡”天然气计量站,国际观察员们也在进行严密监督检测。“如果不出现其他状况”,俄罗斯将全面恢复对欧盟国家供气。

经过欧盟昼夜外交努力,俄、乌、欧“天然气危机”似乎也随着气门的打开而在寒气中云消雾散。

新年的惯例

“我们近年来形成了一个很不好的惯例,就是每当大家聚在一起迎新年的时候,我们的乌克兰伙伴却来和我们谈供气问题,今年也不例外。”2008年的一天,梅德韦杰夫对普京感叹道。

当克里姆林宫的新年钟声敲响之际,在万人举杯同贺之时,正在莫斯科与“俄气”磋商20多亿美元天然气债务和新供气合同的“乌油气”总裁杜比纳接到国内命令,从谈判桌旁抽身飞回基辅。令人费解的是,原定当天飞赴莫斯科的乌克兰总理季莫申科也临时取消行程,与并非政治盟友的总统尤先科深夜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俄不要停止对乌供应天然气,并继续谈判。

新年天,莫斯科时间10点钟。此前曾多次声言“不还债就断气”的“俄气”似乎箭在弦上,以双方没有签署2009年供气合同为由,关闭了对乌克兰供气的阀门。但俄方强调仍将按现有合同,继续足量向欧洲用户供气。

1月6日,俄乌“斗气”再次升级。“俄气”以乌克兰方面“偷气”为由,大幅削减对欧供气量。7日18时30分,“俄气”生产调度中心对供气情况全面核查后,随即下令完全关闭其境内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但“乌油气”发言人泽姆良斯基否认称,俄罗斯已于当天上午完全停气,因此乌方“被迫完全停止向欧盟国家输送天然气”。

雪上加霜的是,“断气”之时恰逢欧洲天寒地冻之日。高度依赖俄供天然气的欧洲国家在迎接新年之际首先面临的却是取暖问题,不少国家不得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下令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其中尤以巴尔干半岛为重。

在保加利亚,80多所学校因缺乏供暖而停课。即使开课,师生们也都穿着厚重的大衣,戴着手套,老师不能板书,学生不能写作业,大家干脆一起又唱又跳,藉以取暖。由于大量民众抢购电加热器,电力部门不得不呼吁民众理智用电,避免“电荒”。当地居民愤而聚集在俄罗斯驻当地领事馆前示威抗议。

波斯尼亚的情况也比保加利亚好不到那里去。人们被迫重过波黑战争期间的日子,忙着砍树劈柴,或者从黑市高价购煤取暖。

1月7日,是东正教圣诞节,是传说中耶稣降生和受洗的日子。塞尔维亚的民众大多是东正教徒,但在零下10摄氏度的天寒地冻中,原本的欢乐早已化为乌有。

俄、乌“天然气之争”此时已演变为俄、乌、欧三方“天然气危机”。

人质的反击

“断气”的欧洲再也坐不住了。一直试图置身事之外的欧盟7日转变态度,开始强力介入。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7日措辞强硬地表态说,在俄乌天然气争端中,欧盟已成为“人质”,欧盟的天然气供应安全成了俄乌双方博弈的筹码,这种局面不可接受。并警告说,俄乌天然气争端已使两国作为欧盟可靠伙伴的“名声”受到影响。他继而“敲打”乌克兰领导人:“如果想靠近欧盟,那么在输欧天然气问题上就不应制造麻烦。”

欧盟轮值主席国捷克和欧盟委员会也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俄乌立即恢复对欧盟供气,并立即恢复谈判,以彻底解决两国间的商业纠纷。欧盟轮值主席国捷克总理托波拉内克走马灯般奔走呼号于基辅与莫斯科之间,各“受气国”领导人也纷纷给普京和季莫申科打求救和探听虚实。

虽然欧盟“谨言慎行”,表明自己不是俄乌天然气争端的仲裁者,却成为事实上的调解员。

1月11日深夜,巴罗佐给季莫申科打了。之前数小时,他首先和俄罗斯总理普京进行了沟通。普京强调说,乌克兰1月11日凌晨签署的议定书中补充声明对俄方而言“是不可接受的”。

原来,俄罗斯、乌克兰此前分别和欧盟代表签署了议定书,同意成立对俄天然气过境乌克兰输送到欧盟国家进行监督的多方委员会。但是乌方在和欧盟对签的议定书中附加了一份声明,申明自己不欠俄罗斯一个子儿,是俄天然气过境运输的可靠伙伴,而且从未干过“偷气”的勾当。

在巴罗佐致电之后,乌克兰人又软了下来,愿意按照俄方要求,重新签署一份议定书,而且“不含任何附加声明”。俄罗斯也痛快地表态,如各方签署完毕,就立马“开闸放气”。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俄罗斯问题专家曼考夫就认为,在此次俄乌天然气争端问题上,西方采取了“平衡”策略,各打五十大板,而没像三年前那样完全站在乌克兰一边,一味指责莫斯科对基辅施加“政治压力”。

绕过乌克兰

欧盟的介入和不断施压是促成俄乌恢复对欧供气的重要因素,但是俄、乌两国仍未能就签署新的供气合同取得任何进展。

乌克兰能源严重短缺,仅天然气每年就需要进口750亿到780亿立方米,其中500多亿来自“俄气”。与此同时,俄罗斯每年通过乌境内管道向欧洲输送1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占俄对欧洲供气总量的80%以上。双方看似“唇齿相依”,但除了在乌方是否拖欠俄天然气债务和截留天然气问题上各持己见外,天然气价格和过境费问题久拖未决是关键障碍,而且在“技术性耗气”问题上也各不相让,这些不稳定因素很可能导致“旧病复发”。

1月12日,欧盟国家能源部长在布鲁塞尔召开特别会议,评估俄乌“斗气”给欧盟成员国带来的严重后果,并决心在中长期内力求能源来源多元化,确保能源安全。

“断气危机”让欧洲和俄罗斯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替代方案上——建设绕过乌克兰的新输气管道。

1月7日,就在天然气争端愈演愈烈之机,普京在会晤德国前总理、俄德“北溪”天然气管道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施罗德时强调,俄乌天然气争端已经证明,上马“北溪”项目已经变得尤为迫切。

“北溪”项目东起俄罗斯列宁格勒州的维堡,穿过波罗的海海底到达德国东北部港口格赖夫斯瓦尔德,途经俄罗斯、芬兰、瑞典、丹麦、德国,以及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水域和经济专属区,全长1200公里。按计划,该工程的海底部分将于2010年上半年获得所有的批准文件后开工,2011年开始送气,2012年输气能力增至550亿立方米。

“北溪”项目秘书伊琳娜·瓦西里耶娃对表示,目前该项目已完成了设计方案,进行了生态环保评估,并签署了主要的供气配套合同和施工合同。“但是何时开工要取决于某些国家的批准时间,因为管道要经过有关国家的水域和经济专属区。”

与“北溪”相呼应的是于2007年开始实施的“南溪”方案。该管道从俄南疆穿越黑海海底至保加利亚后分为两条支线,一条经希腊通向意大利南部,一条穿越罗、塞、匈通向奥地利等国,形成向欧洲腹地供气的管道络。该管道年输气约300亿立方米。

1月9日,“俄气”总裁米勒向梅德韦杰夫汇报说,“俄气”今年的投资计划仍将保持在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并加速“北溪”和“南溪”项目的进展,而且将根据欧洲用户的申请进行扩容。“如果我们的西方伙伴建议把‘南溪’的设计能力提高到‘北溪’水平甚至更高,并要求加快通气时间,我们将会予以积极回应。”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些项目尚在建设或筹划之中,投入运行尚需时日。因此,乌克兰未来几年内仍将是俄对欧洲输气的重要中转站。不过,为了安抚欧盟国家对能源供应安全的担忧,俄罗斯采取了“立竿见影”的应急措施,提高已建成管道的输气量:把经白俄罗斯、波兰到德国的“亚马尔-欧洲”管道投入满负荷运营;将穿越乌克兰东部、黑海海底到土耳其的“蓝溪”管道年输气量提高到160亿立方米。

1月12日,俄罗斯和乌克兰总统再次通,就恢复两国间供气及债务谈判等问题交换了意见。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讯问室防撞软包
展示柜
实验台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