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关于爱关于不爱

发布时间:2019-07-16 10:50:36 编辑:笔名

关于爱 ,关于不爱

初夏的中午,天气很好,有些许的闷热。

张昕拖着皮箱从出站口出来的时候,一眼便看见站在不远处焦急等待的刘越。她冲他挥着手,有掩饰不住的欣喜。

累了吧,刘越接过她手里的皮箱,关心的看着她,眼里是无尽的温情。

看见你,我就不累了,张昕仔细的打量着他,你又瘦了,怎么就不知道照顾自己呢,她面带愠色地说着却有深深的爱意。

知道为什么吗?他紧紧捉住她纤细的手,一本正经地说,因为我缺少爱呀!然后便笑笑的看着她。

别肉麻了,张昕轻轻捏了他一把,小声地说。

那好吧,我们回家,刘越说的时候,心里有幸福的感觉。

她轻轻应了一声,便随他而去。

出租车缓慢的行驶着,张昕望着这个陌生而繁华的城市,心里有深深的期待。

高中的时候他们就相爱了,高考报志愿,他们添了同一所学校,可终他们没有被同时录取,他去了北方的一所重点大学,她则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相隔几千里,却并没有影响他们深深的爱,大学四年里,他们的心里都记挂着对方,暑假的时候,他便去她的城市找她,两人一起打工,一起享受甜蜜的时光,大学结束了,他找了不错的工作,租了房子,便说,昕,到我这来吧,我想你!她便义无反顾的来了。

她看了他一眼,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手被他紧紧地握着,很温暖,心里满满的,是爱。

屋子不大,很干净很整齐,有家的味道。

她安静的看着电视,吃着香甜的冰激凌,他则在小的只能容一人的厨房里为她做她吃的红烧鲫鱼。

吃饭的时候,他望着她,眼神里有隐含的无奈,小昕,委屈你了,我只能给你这些。

刘越,我爱的是你,不是你能给我的东西,她淡然地说,只要有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给她夹了菜,没有说话。

张昕坐在小小的双人床上,床单是清爽的米绿色,有细碎的小花,她开心的望着他,谢谢你,我很喜欢这张床,软软的,这样我就能舒服的搂着你睡觉了,我好爱你,然后便意犹未尽的躺了下去,脸上有小小的微笑。

小昕,他温和的叫她的名字,看着她。

怎么了?她问。

我爱你!他攀延上她的身体,有爱弥漫整个屋子。

刘越认真的整理着文件,他要快点忙完了,早些回家。张昕打来说,她已经找到工作了,晚上要好好庆祝一下。

一丝清香钻进他的鼻子,很好闻,是全公司都熟悉的香奈儿香水的味道。他抬起头,便看见陈信信站在自己旁边,一脸崇拜的打量着他。

大小姐,别来烦我好吗?刘越陪着笑脸说。

我没有啊,我就是喜欢这么看着你,她淡淡的说。

对不起,我还要工作呢,没时间陪你玩,他望着她,一脸的无可奈何。

好吧,下班记得等我,她甩给他一个调皮的微笑,钻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刘越望着她,皱紧了眉头。

怎么样,还没搞定她呀,小李凑过来,暧昧的问。

一边去,我想甩还来不及呢,他没好气的说。

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多好的机会呀,进一步就是天堂,小李酸酸的说。

忙你的去吧,他扫了他一眼,要不我为你牵一下线,成全你。

得,我走,他灰溜溜的坐回了位子。

下班了,刘越正要偷偷的溜走,胳膊还是被紧跑出来的陈信信紧紧地抱住了。

刘越,陪我去逛街好吗,她甜腻腻的央求着,有小女孩的温柔。

刘越挣脱她的手,温婉的说,信信,我有女朋友,我真的不适合你。

可我就是喜欢你,她固执的看着他,天真的有些可爱。

对不起,我真不能陪你,我回家还有重要的事情呢!他说。

我知道,你一定是去陪她,那天你请假,就是因为她过来了是吧?她看着他,嘟着小嘴,有淡淡的不高兴。

他无奈的望着她,我很爱她!

真的不行?她问。

是的!他说。

那我送你回去总可以吧?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很认真的样子。

好吧!他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可你不能进去,他紧跟着加了一句。

知道了,我的——她吐了吐舌头,还是黏上了他的胳膊。

刘越坐在她的白色宝马车里,心里有无法言语的难堪,无能甚至是压抑,他努力告诉自己,我不是吃软饭的男人,可心里就是不舒服。

他所在的锦朋投资公司,只是她父亲陈锦荣的一个子公司罢了,她的父亲很有钱,多到什么程度据说没人知道,只是有人说在这个城市里,没有她的父亲干不成的事情,谁也不敢得罪他,包括她。可她就这么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他,明目张胆的缠着他,没有任何缘由。

前面有一家花店,他是去过的,有她喜欢的百合。

前面花店停一下好吗?刘越说的时候明显的底气不足。

她果然就停了下来。

花店很大,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的清香。

张昕很喜欢白色的百合,喜欢它的素雅,纯洁,不沾凡俗。

结账的时候,刘越看见陈信信手里的玫瑰花,他还是付了钱。

谢谢你的玫瑰花,她开心地说。

我只是替你付钱,没有别的意思,他淡淡地说。

我知道,她别了他一眼。

张昕孤单的站在窗前,向下张望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刘越走了出来,手里有自己喜欢的百合,然后便看见了一个漂亮时尚的小女孩,手里有鲜红的玫瑰,一脸满足的笑容。

他们不知说着什么,女孩表情暧昧。他没有回头去看她,她忽然跑过去,抱住了他。

张昕扭回了头。

时间已是晚上九点了,刘越还没有回来。张昕今天很高兴,特意为他做了很多好吃的菜,等他回来一起好好庆祝一下。

她站在窗前,眼前是无尽的昏暗,前方远处有灿烂的霓虹。她开始有些担心,开始有无端的猜测,关于自己的男人,还有那个陌生的她。

她开始感到不安,直至恐惧,因为他的已经打不通。

门被推开了,刘越脚步蹒跚的走了进来,有浓浓的酒气。

你喝酒了?她的心放了下来,怔怔的看着他,问。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看着她,没有刻意的解释,只是看着一桌子的菜有无奈的苦笑。

你吃吧,我吃过了,他淡淡地说,对不起!颓然看着她。

你很不开心,有心事?她问。

他坐在床上,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没事,不用担心,只是有点心烦。

我被升为总经理助理了,她淡淡地说,工资可以拿到4000呢!声音苍白,没有了起初的欣喜。

他看了她一眼,心纠结的痛,有酒吗?

别喝了,好吗?陪我吃点饭吧!她浅淡的说。

没关系,这是高兴的事情,应该庆祝一下!他说。

她终于还是拿了啤酒,放在桌上,挨着他做了下来。

他打开,给她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看了她一眼,闷进了肚里。

她明白,他还是有心事的。

他终于还是喝多了,言语混乱,眼神迷茫。

小昕,我对不起你,他说。

我很好,真的,她痴痴的看着他。

我辞职了,我没有工作了,我养不了你了,他看着她,可我是真的爱你!

一切都会过去的,她说。

茶吧,满室的茶香。

我很喜欢刘越,陈信信坦然地看着她,眼睛里有小女孩的任性。

他喜欢你吗?张昕冷淡的问。

我会让他喜欢我的,她说,简单的天真。

可他是爱我的,你应该知道,张昕说。

可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他一定会喜欢我的,陈信信忽然幽怨的望着她,你能把他让给我吗,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对不起,也许我应该叫你小妹妹,你还太小,真的不懂什么叫爱情,张昕温和地说,完全没有了对他的敌意,我很爱他,一直爱。

可他辞职了,你能让他回来吗?我想他了,已经好几天没看见他了,她睁着大大的眼睛,低低地说。

他辞职是因为你,对吧?张昕问。

我没有让他走,是他自己走的,陈信信说。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别再打搅我们好吗?她哀怨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女孩,声音坚持。

不,我就是喜欢他,我一定要他和我在一起,陈信信一下子激动起来,耍小女孩的脾气。

对不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她觉得和这个小孩子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起身叫了服务员结账。

不用了,这间店是我父亲开的,就算我请你的,她声音淡淡地说。

张昕看了她一眼,心里有淡淡的不安。

刘越回到家的时候,张昕还没有回来,屋子闷热,脸上开始流汗,心里却冰冷起来,没有温暖。

他开了窗,有轻微的风拂面,依然热,烦躁。

他习惯的点燃了一支烟,看着袅袅的呛人的烟气,享受等待的折磨。他想起以前,她就是这样等待吧,当然她不会吸烟,她会做些其他事情吧?

一支烟熄灭,他开始做饭,原来这其实也是一种等待的方式,只是比较实际一些,可以等她来一起消灭掉他等待的成果,然后明天继续开始。

响的时候,他正沉醉在满足之中,桌子上有她喜欢吃的苦瓜鸡蛋还有清凉的拉皮。

小昕,什么时候回来?他温和地说,是她的号码,只是感觉不到她的气味。

对不起,你是刘越吧,我是他的同事,她喝醉了,我们现在就在你们小区,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很礼貌,富有磁性。

知道了,我这就下来,他说,把扔在床上,跑下了楼。

他看见前面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一个年纪相仿的男人朝他招手,脸上带着成功男人惯有的微笑,平和却不失冷傲。

你好,我叫李浩,他说。

你好,张昕没事吧?刘越表情紧张,不去看他,声音急切。

在车里睡觉呢,喝多了,那几个客户很难缠,多亏了她,李浩顾自的说。

刘越小心轻柔的把她抱起来,她舒服的搂住他,把脸贴在他的怀里,没有醒,像个孩子。

需要我帮忙吗?李浩礼貌地说。

谢谢,不用了。刘越冲他淡淡一笑,我们先走了,再见!

再见!他说,然后上了车。

许久了,刘越坐在她身边,静静的看着她。

刘越辞职后,才知道也许他的这一步真的是走错了。他是学国际金融管理的,可在他所从事的这一行里,没有那家公司再敢录用他,甚至其他的贸易型公司也不愿再用他,因为每人敢得罪陈锦荣。所以他只能隐瞒了实际情况干了对员工要求不严的保险业务员,跑一些居民小区,混一些小单子。

他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是主管打的,让他回来,说有急事。

他走进公司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同事们异样的眼光,说不清的复杂混乱的表情。

小刘,经理正等着你呢,主管走过来,有极尽献媚的笑。

刘越一下子有些莫名其妙,推开经理办公室的一刹那,他就全明白了,他看见陈信信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里,冲着他恬美而顽皮的笑。

信信,我还有事,你们慢慢聊,经理谦和地说,没有了往日的霸气,看他的时候有莫名其妙的暗示。

门关上了,只有他和她。

刘越,对不起,她忽然落寞的走过来,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看着他,你回公司好吗,我想你。声音很轻。

信信,别再缠着我好吗?他哀怨的看着她,我现在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你还嫌不够吗?

你现在不好吗?她看着他,问。

我真的不会喜欢你,放过我吧!他说,别再来打搅我。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我找了你好几天了,又不敢去你的家里,怕你生气。她喃喃的低声说。

你是个好女孩,会有其他适合你的男孩爱你的,你知道吗?他淡淡地说。

可我就是想你,希望你和我在一起,她说。我找过你女朋友了,我求她把你让给我,她生气了。

你怎么能去找她呢?他愤然看着她,别去伤害她!

你生气了,她看着他,脸上有忽然的惊怯。

他无可奈何的看着她,惨淡的笑,开了门,走了出去。

刘越,我就是爱你,她大声的喊,却不去追他。

有同事们安静的表情和细碎的言语。

她看着他,他这些日子瘦了。

他看了她一眼,表情凝重,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她就点了点头,说,好,我听你的。

他就搂住她,紧紧抱她在怀里。

第二天,他们坐上了开往另一个城市的火车。

他问,你后悔吗?

她说,不后悔!

他说,我爱你!

我知道,她看着他笑。

北京治疗妇科的医院
合肥妇科医院
江苏治疗妇科的医院哪好
消化不良型腹泻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