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河北乡政府收税坐哋涨价晚壹天从1万2变6

发布时间:2019-06-13 18:24:40 编辑:笔名

河北乡政府收税坐地涨价 晚一天从1万2变6万

央视《焦点访谈》2013年12月11日播出《这税收得真奇怪》,曝光河北河间黎民居乡政府在让个体户补缴税款时,在原有税款上多加了5000,当问为什么时,他说“税收任务重,加了5000,你有意见么?”个体户没有交这笔款,第二天就从1万2变成了6万,而第三天就直接要贴封条封他的小作坊。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 侯丰: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

税收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有了税收国家才有钱给百姓做更多的事,也就是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经商做买卖依法纳税是义务,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但是近河北省河间市的一些乡镇的个体工商户却为缴税发起了愁,因为这次要缴的税不仅名目不清不楚,而且数额也大的吓人,但是如果不缴的话,这后果更吓人。

解说:

宋金廷在河间老家的村里开了一个家庭作坊,生产工艺酒瓶,小作坊不大,车间只有四五十平方,三四个工人,加上几个叔伯兄弟,弄好了一年能有几万元的收入。就在前两天,宋金廷接到当地乡政府的通知,说像他这样的个体工商户要缴纳一笔税款。

宋金廷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让我去乡里,然后我就去了,跟我说,按我这边的规模,让我缴六万。

解说:

村子里和宋金廷一样做工艺酒瓶的有几十家,他们也都收到了缴纳税款的通知。

当时让你缴多少钱?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要二十二万五。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一开始说拿十八万块钱。

解说:

个体户们告诉,他们都是小规模的家庭作坊,有订单开始干活,没订单就停业休息。因为收入不稳定,河间市国资局以往都是让个体户按月定额纳税,一旦长时间没有订单,只要在国税局申请报停就不用缴费。

一个月定额多少?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国税是六百,地税是一百三十三。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我以前每个月的定额是六百块。

解说:

有个体户给拿出了每月定额缴纳税款的存折,可以清楚地看到,账户上每月都会被划走六百元的税款。

这个是你们家每个月缴国税在这上面扣的。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嗯,扣了,一般扣的没钱了,他们就打往里面存钱去。

解说:

本来该缴的税都已经缴了,可现在还要继续缴,那么乡政府让个体户们缴的是什么钱呢?

宋金廷:

我说缴的什么钱?他说就是补缴税款。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他说叫临时经营税。

什么叫临时经营税?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那咱那儿知道,税务都让缴,咱就缴过去了呗。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补缴,说你用电多,拿多少多少钱。

不缴行不行?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不缴停电,干不了了,不缴就停电了。

解说:

在走访中发现,虽然各家各户都要缴钱,但缴的名目却各不相同,数额也不一样,虽然乡政府对这笔税款要的很急,但是数额上却允许讨价还价。

宋金廷:

一开始也是六万,我们村书记就是过去讲情,讲到一万二。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那么后来有人给说说,讲到十万,又找来找去,讲到五万,五万肯定还是不行,后来又说讲到两万。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就强制要,要六万,咱们没有,缴不起,后来我给一万,一万不行给两万,不缴就停电了。

给谁了这两万?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两万给政府了,政府说开票,统一开票。

那个政府?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黎民居乡政府。

解说:

如果是政府合法征收的费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商量余地呢?可即便价格从开始一折再折,对他们来说仍不算小数目。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一次缴定额才缴六千,这次又缴五千,等于是翻一番。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咱没赚到钱,咱拿什么缴,咱一年赚十万,两万三万给他没事,咱没挣着。

解说:

让个体户们很难理解的是,这笔钱早补和晚补还不一样。早补的个体户已经把钱缴到了河间市国税大厅,一般都是补五千元,给开完税证,让人奇怪的是,即便在国税局缴了钱,开完税证时还不能用本人的名字。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我父亲缴的,拿着我的身份证缴的。

他为什么不拿他的身份证缴?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他不让,说让拿别人的身份证缴,不能用户主的身份证。

李志强,你是做什么的呢?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我是我父亲厂子我在这儿打工。

解说:

原来李志强缴的这笔税款是以个人名义上缴国税局的,从法律上讲,和他父亲的家庭作坊没有任何关系。

解说:

你父亲缴了一份税,你又缴了一份税,你个人就缴了五千块钱的税。

解说:

这怪事不只是李志强一家,早期在国税大厅缴纳税费的个体户都不能用自己的名字。

这个黄玉芹是?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我老伴。

那你这个厂子是?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是我的。

你的厂那为什么用她的名字缴税?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不能用个人的名缴税,法人代表是你,不能用个人的名就这意思。

个体户的户主是你是吧?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对。

税务登记也是你的名字吧?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税务登记都是我的名字。

那怎么你缴税是你儿子去缴税?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个体户:

那我也说不明白了。

解说:

其实这事并不难理解,因为个体户每月都已经缴纳了税款,河间市税务局想再多征一笔,自然要用一个新的名目,换上一个人名才行。

主持人:

缴税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事,为什么要遮遮掩掩,而且不能用商户本人的名义来缴?不仅这税来的不明不白,而且缴的钱数也是不清不楚,这不就是大家常说的过头税吗?正因为收过头税不合法,所以不能用本人的名字,必须要用不同的人头来分担它,好让账面上看不出问题来。这税收的不合法,可你还得抓紧缴,因为如果没有在税务局缴那就更麻烦了。

解说:

早补税的补到国税局,基本是每人五千,而晚补的税务局还不收了,只能缴到乡政府,不过这数目更大了。宋金廷因为要给患了癌症的老母亲看病,家庭作坊早在一年前就在河间市国税局报停了,近一个月才开工,按说多补一两个月的定额税款,可黎民居乡政府现在给他定的是12000元。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么多,他来到了河间市税务大厅,想看看自己应该补多少钱。

河北省河间市国税局工作人员:

你这个连征收方式都没有了,都不能征收。你跟他说,我们这的(税务)大厅都不能征收,他光让你来。

解说:

国税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宋金廷,他现在还处于报停状态,要重新申请开通才能缴税。那么乡政府按什么标准给他定的这么多税钱呢?他来到了河间市黎民居乡政府,找到了负责收税的李稳通书记。

宋金廷:

我缴多少钱?

李稳通 河北省河间市黎民居乡副书记:

7200元加5000元。

宋金廷:

12200元。

李稳通:

缴了定额,然后额外多拿5000元钱,你不知道吗?

宋金廷:

那5000元是怎么回事?

李稳通:

5000元那是税收任务重,给你加5000元,怎么了?你有意见啊?

解说:

原来乡政府给他定的是补缴一年的定额7200元,再加上因为政府税收任务重,多负担的5000元,总数是12000元。那么不缴这笔钱会怎么样呢?

宋金廷:

不缴这个怎么着?抄家什?

李稳通:

不抄家,抄家干吗?家招谁惹谁了。

宋金廷:

有的证也能抄?

李稳通:

你以为呢?不缴税那不是抗税法吗?

解说:

虽然李书记扬言要炒家什,可宋金廷还是不想缴钱,这可惹火了李书记。

李稳通:

你今天缴上缴不上?

宋金廷:

今天缴不上就得封了去呗。

李稳通:

你以为?

宋金廷:

别这么着。

李稳通:

我也不愿意这么着,你这个玩意纯粹是逗我,你那么有钱,你没钱你去借去,你装蛋儿玩你?

宋金廷:

你们领导别老骂人。

李稳通:

我就骂了,说你不对啊,你是装蛋儿玩不?

解说:

这位李书记不仅语气凶,对付宋金廷这样不肯缴费的个体户手段也够硬。

李稳通:

我给你弄好了,把电一掐,把门一封,你就想法去了,给你封上门,你早把钱递上来了,费这事干吗。

解说:

无故被骂一顿,还被威胁要封了厂门,宋金廷只好一肚子委屈回了家。第二天他又来到了乡政府,想要再争取一下,可没想到这一次缴费数额又变了。

李稳通:

六万是没的商量了。

宋金廷:

怎么又六万了,你不是说一万二吗?

李稳通:

谁说一万二?

宋金廷:

李书记你不说的吗?

李稳通:

我说昨天缴一万二,你昨天不缴。

宋金廷:

一天涨这么些钱。

李稳通:

明天还多。

解说:

一夜之间税钱从一万二就涨到了六万,听李书记的意思,今天不交明天还要涨。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三天一大早李书记带着人就把他的家庭作坊给封了。

李稳通:

你环评不合格,厂子不规范,得整顿。

宋金廷:

整顿。

李稳通:

知道吧?

宋金廷:

整顿也用不着贴封条。

李稳通:

必须得贴,不贴不行。停业整顿,不停业怎么整顿,你一边干活一边整顿啊。

宋金廷:

你告诉我停业我立马停业,你也不能贴封条,你们就是法律呀,现在得要讲法律。

李稳通:

我们不是法律,你是法律行吧。

宋金廷:

我不是法律。

李稳通:

是呀,那轮得到你说三道四了。

宋金廷:

你们不能想封就封。

解说:

看来这不缴钱的后果真是非常严重。

宋金廷:

就是为了缴税。

李稳通:

谁说了?谁管你要了?

宋金廷:

你们管我要了。

李稳通:

我们管你要,你缴了吗?

宋金廷:

没有呢。

李稳通:

没缴没缴呗,没缴干啥来呀?我怎么你了?

宋金廷:

我就怀疑你们要的什么税,我都不知道你们要的什么税。

李稳通:

要的国税,给国家缴税,怎么了?

宋金廷:

给国家缴税有条文不?

李稳通:

有条文,自己上税务局查,当然有条文。

解说:

虽然李书记没拿出收费的条文与标准,还是以环评不合格的名义查封了宋金廷的作坊,不过李书记也留下了一句活话。

李稳通:

你早找我啊,我让你少花点钱,就把这事给办了嘛。

解说:

几天后,李书记把宋金廷的税款从12000元减到了5000元,缴税之后,他的家庭作坊又重新开工了。

主持人:

不缴税那是抗税法,逼征税款的时候,这位李书记没有忘了抬出国家和法律,但他显然忘了,依法纳税所对应的是依法征税,征税缴税都得依法行事,该缴的税不缴那是抗税法,不该征的税强征,税法又放到那里去了呢?

解说:

其实近一段时间里,河间地区多个乡镇都在征税,花样各有不同,米各庄镇是华北地区的汽车零部件批发市场,受益于外地客户多,这里的物流货站林立,前店后厂的商店比比皆是。上午十点钟,按说正是商户们开门营业的好时间,可随便在街上走走就看到了大量关门闭店的商户。

他们人呢?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商户:

藏着呢,都藏起来了。

藏起来了干吗呀?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商户:

要钱,都要税,打,一打就出来了。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商户:

都跑啦,都不敢开门。

为什么不敢开门?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商户:

这个地方收税太厉害了。

要缴税,缴多少钱?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商户:

上万缴。

你们也上万缴吗?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商户:

那不上万怎么可能。

你缴没缴呢?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商户:

我在家缴了,这儿没敢开门,刚才有人开了一会。

解说:

商户们告诉,之所以不敢开门,是因为米各庄镇政府给不少商户送发了一纸白条,上面写着一个秦俭的人名与开户银行卡号,并标注要在11月6日前,向卡里补缴税款两万元,右下角的落款是米各庄镇综合治税办公室。白条上并没有任何公章加印,还是手写与打印相结合,看上去多少有一些不伦不类。可就是这样的一张白条标注的钱却不缴不行。

穆向波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商户:

你不缴就给你关门。

他们有关的吗?

穆向波:

有封门的,好几家了,就是抵抗不缴的。

解说:

商户们都弄不清缴的是什么钱,所谓的综合治税办公室更是没听说过,大家对这笔钱都很有意见。

穆向波:

你要说我是什么税,我们肯定缴,连公章、收条都没有,啥都没有,就平白无故我给你钱,就那样的这叫缴税吗?

你平常日常缴没缴够税?

穆向波:

缴税啊。

你每个月都缴?

穆向波:

以前是定的120元,现在定的可能是130多元,每个月都在账户里面往下扒。

解说:

梁庆雨是所有物流货站中早缴税的一批,他按米各庄镇守政府的要求打了一万元到秦俭的账户上,虽然政府再没找过他的麻烦,可也没有人对他缴的一万元钱给出说法。现如今,他想知道的就是他把这一万元到底打给谁了,这位秦俭到底是什么人?带着信用社的汇款证明,来到了米各庄镇政府,找到了相关的工作人员。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政府工作人员:

你也缴了一万是吧?

梁庆雨:

是。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政府工作人员:

没事。

梁庆雨:

这个秦俭是谁?俺都不知道。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政府工作人员:

他是财政所的所长。

梁庆雨:

财政所所长是吧?

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镇政府工作人员:

对。

解说:

税收是国家和地方政府财政的主要来源,税费按规定只能缴到税务部门或者每个月定期从银行转账,无论如何也不允许汇入私人账户。那么米各庄镇政府为什么让商户们把钱汇到私人账户呢?这个综合治税办公室又是怎么回事呢?在河间市政府的官方站上看到,米各庄镇开展的综合治税工作源于2013年河间市下达的追缴税款任务,对米各庄辖区内的保温、汽配、物流等行业进行综合治水。按说整治偷税漏税应该公开、透明、合理、合法,那么这次整治偷税漏税的行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让人不理解的地方呢?

主持人:

河间收税就是一个字--“乱”,到税务所缴税得冒名顶替,乡政府代收还能漫天要价、作地还钱,有些税钱还缴到个人账户上,难怪老百姓会问,这到底收的是什么税?依据什么又是什么法?其实国家税务总局今年7月就针对下半年税收工作明确提出过要求,完成任务必须依法,针对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必须落实,收过头税害人害己害长远,坚决不能允许,而河间这种乱收税的做法显然与国家规定不同,应该有人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感谢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品牌营销
烧伤
宫颈糜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