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风生水起之超强农家

发布时间:2019-06-24 21:34:23 编辑:笔名

若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您的朋友:..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推荐好文,战西野。凤临之妖王滚下榻。佣兵穿越成废柴丑女,看她素手翻云,逆天改命!什么?那个天才少女,是个恋童癖?而且今后墨还会进行这样的活动,专门针对全本订阅的妞们,谢谢你们一路支持,到时候奖励更加丰厚哟!祝妞们好运啊,赠币的结果会在今天下午公布。希望今天的订阅超过九百条,有机会奖励一直全本跟读的妹子。------题外话------这样一想,首饰都顾不得带了,拉着王二家的,风风火火的上了马车。糖桂花心里马上紧张起来,微微早就嘱咐过她让她放着秦积年,现在看来难道是和那个寡妇勾搭上了?“是微微找你有事。”王二家的看糖桂花一脸滋滋润润的,心里就不忿,可是还得装下去,她来回看了看,凑近糖桂花的耳朵,“夫人,微微说是重要的事情,关于老爷和一个什么吕寡妇的,让你过去一趟呢。”糖桂花心里微微一惊,难道王二家知道了什么?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问道,“一大早来找我,有事?”“夫人,王二家的要见你,我带她过来了。”金玉进来,后面跟着王二家的。糖桂花眼中一片得意之色。糖桂花吃过早饭正在房间里打扮,这几天过的舒心,除了那天秦积年去了县城没回来,剩下的都在她房里睡的,而且昨天还成功的算计了宝常的豆腐坊,听说李宝常也被打的动不了了。秦宅“好,这事我肯定办的好,你放心吧。”王二家的点点头,两人有说一会儿话,王二家的才拿脚出门去找糖桂花。翠微见她还想不明白,也就不再解释,低声说,“二嫂子,等会太阳升的高些,你就去找糖桂花来这里,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说,是关于秦积年和吕寡妇的,让她赶紧过来一趟。然后你再……”“受人指使?难道说是糖桂花指使的?她不是一直跟咱们挺好吗?怎么会坑害我家?“王二家的更加一头雾水,想不清楚了。“嫂子!“翠微忙拉住她,”你这样过去问人家会说?再说了,刘青是给荟萃干活,这事就是他干的也是受人指使。“王二家的俩手一攥,“天杀的,我王二家和刘青没冤没仇,平时我还看着他是个实诚的,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缺德事儿来?我找他问清楚去!“翠微坐直身子,看着王二家的,“他家的鸡一点问题都没有。嫂子,你不觉得这事蹊跷吗?““买了买了。对了,他家的鸡有问题没?”王二家的急急忙忙的说道。“嫂子别急,鸡有问题是肯定的,但是我没说谁你们的问题。你们自己不是也受害了吗?”翠微安抚的说道,“现在是有人在鸡上做了手脚,你想想昨天荟萃酒楼来买鸡没有?”王二家的脸上一变,“你是怀疑我家的鸡有问题?翠微呀,我们可不是那等缺德人啊,病鸡是不卖的。”“昨天在我家吃饭的客人,凡事吃了嫂子家的鸡的也都是上吐下泻,和嫂子一样。”翠微盯着王二家的,目光一动不动。“出什么事了?我昨天尽顾着折腾了,都不知道啊。”王二家一脸茫然,又有些着急的看着翠微。“难道我家豆腐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嫂子一点都没听说?”翠微看着她,问道。“对呀,有什么问题?”王二家的疑惑的点点头。“嫂子,你昨天吃的也是自己的鸡?翠微低声问道。“怎么了翠微,有什么事?“王二家的看翠微眼色不对,忙跟着进屋去。翠微心里一动,拉住王二家的手腕,“嫂子,咱们进屋说话去。““哎哟别提了。这不是昨天看生意好,自己杀了只鸡吃,没成想咱是没有那吃鸡的命,这不吃完了就开始拉,孩子和孩子他爹也都拉个不停,足足折腾了一下午,晚上吃了汤药才好。今天早晨这不连生意都没做。“王二家的苦哈哈的说道。翠微看看她的样子,开口说道:“嫂子身体不舒服,气色看上去很差呀。“一直到了王二家门口,王二家的嫂子面色有些憔悴,见了翠微就迎了出来,声音有些虚弱,“妹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一路上她都在想,会不会是王二被秦积年收买了?或者是别人暗中做了手脚?翠微说着便站起身子朝王二家走去。“未必。据我所知荟萃酒楼也都是从他家买鸡,如果是鸡有问题那么荟萃酒楼也应该有问题了,可是你看他们一点事都没有,这就更加说明我们的鸡被动了手脚。至于是谁,这我还得到王二家去一趟。”“难道是王二家的鸡有问题?”小五猜测道。秀气的眉头皱了皱,“你们发现没有,凡事点了鸡肉的客人都吃坏了肚子,而没有点的就都没有事。”甩甩手腕,翠微i重新坐下来,拿起桌上的菜单和对应的桌号。“明天请大家过来领钱,今天我们就不做生意了,请大家回去吧。”翠微客气的交代好,送走了客人,那三个大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统计了一下,一共还剩十个人,平均每人报了一百钱。翠微都仔细的看了他们的样子,暗自记在心里。跟着越来越多的人都没有报名就离开了。“算了,一共也没花几个钱,冲翠微这几句话,这钱不要也罢。”一个外村的客人喊了一声,先行离开了。人们看到翠微小小年纪说话办事就这么沉稳都暗暗称奇,都自觉地排好队一个个过来报数。翠微i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都愿意负全部责任,并且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请大家放心。好,那我们开始报一下你们各自看病的花费,我会记录在册,明天大家过来领钱。”翠微这话一出,人群中顿时议论纷纷。“那么现在在座的都是吃过饭后拉肚子的了?还有没有吃坏了没有过来的?“翠微朝大家问了问,见没人搭声,按了按桌上的菜单,说道:”大家知道我家小店是小本经营,一直本本分分做生意,从没有出现过昨天的事情,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我家是被别人陷害了。““你们来的正好,帮我把昨天的账本和流水菜单拿来,我们一个一个的对。“翠微坐在前面的桌子前,拿着菜单一个一个的读着桌号和对应的菜单,好在店小昨天来的人又不多,大约半个多时辰就对完了。“小掌柜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多人啊?“小五和张阔可巧正赶了来。“好,我现在要一一核对昨天来我家吃饭的人数,点的菜名,请大家进屋来配合一下。“翠微转身打开豆腐店的门,把人们让进屋子,那三个男人讪讪的跟在人群后面。翠微拿手一指,轻慢的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闹事的人。大家记住他们的样子,等事情水落石出之后翠微一定要熬追究他们的责任!“这道理一向就明白了,人群呼啦一下都涌往右边,只剩下三个大汉愣愣的站在原地,被大家眼神一盯,浑身不自在。况且她是说得对,自己来不就是为了拿钱?把铺子砸了对自己可没有好处。翠微的声音很平静,甚至带着女孩子特有的甜美清脆。可是听在刚才每一个想动手的人耳朵里却含了一分淡淡的威压和威胁,被她清澈的眼眸一扫,就不由自主的觉得这个女孩子是说到做到的。翠微扫视他们一圈,语气平静下来,但是仍然带着不用质疑的口气,“大家在我家店里吃坏了肚子我和舅舅都很抱歉,所有的医药费我们愿意一力承担。但是现在有人借此机会闹事,你们还跟着起哄作恶,有没有想过自己其实被人利用?大家今天过来无非就是为了讨个说法,拿回自己该得的赔偿,那么将心比心,你们吃坏了肚子希望我们承担责任,那么你们砸坏了我家的店,我王翠微也绝不会放过他!总之要钱的站到我的右手边,不要钱闹事的你有种就站着别动!“人们的脚步顿时停了。“都给我站住!谁敢上来砸,一文钱都别想拿到!“翠微厉声喊道。人群中马上又有人松动了,挪着步子就要冲上来。另一个就说:“乡亲们还等什么,这丫头是这豆腐坊的亲戚,咱么为什么要听她的,都上手砸呀!“为首的一个大汉跳出来,指着翠微:“你是个是什么东西,敢包庇这黑心的豆腐坊,快给我滚开!“他们那谁的钱给谁办事,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万万没有因为一个小丫头就撤的道理。不过要他们被一个小姑娘用眼神就吓跑了那也是不可能。三个大汉均是一惊,这小丫头的眼神忒过锐利,好像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身份。怪不得三角眼,黑虎子都栽在她手里。翠微就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穿过议论纷纷的人群,淡定从容的站到三个大汉对面,扫视他们一眼。“翠微来了,这事情可有人管了。”又有人说道。“翠微,是翠微呀。”人群中开始有人小声喊出翠微的名字。此时正目光炯炯的逼视着他们,轻巧的跳下车来,分开人群走了进来。那三个大汉也越过人群看到站在马车上一个穿着浅紫衣衫,白背心的少女。虽然年纪小,可是薄唇微抿,面沉如水,让人忍不住忽略了她的年龄。谁敢包庇李宝常家?大家都愤愤的扭过头去,看向翠微。“等一等!“翠微站在马车上大声的叫道。翠微从车棚里出来的时候,正看到一群人在三个大汉的带领下要撬开豆腐坊的大门。就算是翠微,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她还能扭转乾坤不成?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翠微的马车很好人,比普通的马车都大很多,而且那两匹黑色的高头大马是显眼。拿过来的不是翠微的马车吗?正快速的往这边过来。脸色忽然僵硬起来。秦积年此时正站在荟萃酒楼二楼的窗前看热闹,看着自己派出去的人成功的把人们鼓动起来了,得意的喝下一口茶叶,抬头远望。被这几个人一鼓动,围观的人也跟着激愤起来跟着嚷起来。“砸了他的店!“可是忽然又有几个声音分散着从人群中冒出来,“砸!”他这话一说,人群中登时安静了,大家平时可都是安分守己过日子的人,这打砸的事情干的不多呀。“怎么办?这还不简单,他跑的了人,跑不了店。他不出面配给咱们医药费,咱们还给他留什么客气,把他的点给砸了!”人群中出了和李宝常熟识的几个人在之外都紧紧的盯着说话的人,“你说怎么办?你有没有办法?”“你们看看,出了事今天就连个人影都抓不着了,大门紧锁着,这分明就是不想负责任嘛,大家伙说,咱们该怎么办?”那个声音接着说道。“乡亲们,你们都看到了,这家豆腐坊简直就是黑心烂肺,拿坏了的东西给咱们吃,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白白放过他们!”人群中一个声音大声嚷着,引得人群里面的议论声更加大了。远远的就看到豆腐坊门前站着厚厚的一圈人,嗡嗡嗡嗡的议论着什么。翠微也不去理睬这些人的八卦,直奔舅舅家,又具体了解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才和孙权去了豆腐坊。“她应该是听说了昨天的事赶回来的吧?”才刚到巷子口,就听到有人悄悄的议论:“看,这是宝常外甥女的马车,不知道这时候回来有什么用?“吃过饭,为了安全起见,翠微交上了孙权跟自己一起去,三人夹着马车很快就到了镇上。“暂时还没有。不过总会有的。妗子就在家吃饭,吃完饭咱们一起去镇上。大姐你做好准备,多三天,事情就会水落石出,你就等着到饭馆儿炒菜做饭吧。“翠微信心十足的样子让芸娘也松了口气。“翠微有办法?“芸娘眼睛一亮,问道。“大姐说得对,生意肯定是要做下去的。说实话,大姐的手艺比舅舅好,炒菜的话肯定是的,所以这个倒不用担心。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陷害咱们的真凶找出来,起码一时半会招不出来咱们也得把这黑店的罪名洗脱出来。“翠微点点头表示赞同紫薇的话。“娘别担心,舅舅做不了了我可以去炒菜,我抄的菜不比舅舅差。说什么咱们也不能就这么关张。“紫薇突然站起来,果断的说道。“是啊,眼看着过年了,你舅舅又动不了,还得赔偿这么多人的医药费,要是再被人这么一传,这个年可怎么过?今后店里的生意还做不做了?“月娘也忧虑的说。“那可怎么办?要是大家都认定了咱们是黑心店,以后谁还到咱家来吃饭?“芸娘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这么一说就更难办了。“舅舅做得对,不管原因是什么,人家在咱们店里吃坏了肚子就得咱们赔偿,这是个信誉问题。不过事情绝没那么简单。那些人打砸都还是小事,你看吧,今天一早镇上就会流传开关于咱们店吃坏人的谣言,肯定可劲儿抹黑咱们。“翠微肯定的说。从偷学菜式到栽赃陷害,他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整垮豆腐坊。这肯定都是秦积年搞的鬼。翠微听完芸娘的话,心里也就明白了十分。“我一大早就赶过来了,怕是今天那群人还会来找麻烦,你舅舅特别嘱咐我告诉你要小心呢。“芸娘缓了口气,才把事情的经过给翠微是说了一遍。采薇和月娘也都起来了,坐在旁边等芸娘说话。“妗子快坐下。别着急,你说发生什么事了?“翠微拉芸娘坐下,倒过一碗热水递给她,自己也坐下来。翠微一翻身坐起来,怎么一大早的妗子就来敲门,肯定是豆腐坊出事了。她连忙穿好衣服,这时候芸娘已经进屋了,盯着一头的雾水,一看见翠微眼圈就红了。紫薇才起床就听到门外有人急促的敲门,“大姐!大姐快开门哪!我是芸娘!“月娘身子还没有大好,所以也没有早起。芸娘料想到事情也很严重,第二天鸡还没叫就把孩子交给公公,自己反锁了门就急匆匆的往井口村赶去。“还有,我担心明天那些人还会再来铺子里闹,或者会闹到家里来,你走时候把门反锁了。告诉翠微要做好准备,别被这些人伤着。”李宝常还是不放心,又嘱咐道。“行,明天我就去。你好好歇歇吧,别说话了。”芸娘点头答应。“他娘,我也动不了了,这事只能叫翠微回来了。明天一把小宝放一放,去大姐家把翠微叫回来吧。“李宝常想了想,现在也只能叫翠微回来了,不然别人根本没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成了,你别操心了,这话我一定带到。“大牛老婆答应一声,人已经出了门去。“谢谢嫂子了。不过你告诉大家,医药费我李宝常一分都不会少大家的,让大家放心。“李宝常跟上一句。“我也得走了。宝常兄弟你别着急,等好了在慢慢说这事。“大牛老婆站起来。“嗯,当然得有。说不定是哪个菜出问题了。没吃的可不就没事?“大夫背起药箱子和宝常爹走了出去。“这么说到还有没事的人了?“芸娘眼睛一亮问道。“这个事儿我知道,我刚刚从西头王宝儿家出来。他们一桌四个人就是他兄弟没事,别人都不行。拉的厉害,不过就是拉拉,吃一副药就好。“大夫开好了药方子递给宝常爹,一边接口说道。“嗨,就是中午在你家饭馆儿吃了饭的人下午都又拉又吐,一伙人咱也不认识提着棍子来找宝常算账,这不就打成这样了。“大牛老婆说道。“牛嫂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说吧。“芸娘这是总算是得空问询问询。大牛老婆看着这一家五口,老的老小的小,剩下两个大人一个得看孩子,一个还得养病,眼看着要过年了,摊上这样事,也是够闹心的。“好好,大夫你就开药吧,一会儿我过去拿。“宝常爹在一边说道。“你老人家是急火攻心,原本没什么大碍。可是年纪大了还是小心一些,我开几幅清心降火的药煎了吃几天,就没事了。““宝常的身上的伤都没有大碍,养一养,按时上药就行了。就是头上的伤比较严重,大概打的重了,得好好躺着休息,不能动弹,还要再配合吃些汤药。怎么也要个把月才能干活。”大夫说说完,又对着老太太说道,大夫这才过来处理李宝常德伤口。“娘,我在这,我没事了。你老可不要伤心了。”李宝常躺在一边,忙伸过手去。一醒过来就哭,“我的儿啊——”可是老太太还昏迷不醒,大夫拿出银针在她人中穴上扎了几针,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醒过来。等请回了大夫,李宝常已经醒了,就是头晕的厉害,一阵阵的老想吐,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被打的不轻。“唉,这可怎么是好。芸娘你等着,我去给你请大夫。”大牛老婆急匆匆的往外跑去。芸娘几头顾不上,记得眼泪直打转。“娘——”芸娘放下李宝常邮过去扶婆婆,可巧刚满周岁的孩子被大人们这么一闹也吓的哇哇大哭起来。“儿啊——”宝常娘喊了一声,身子一软也倒在地上。“当家的!”芸娘喊道。“宝常兄弟!”大牛家的喊道。“娘,我没事。你别怕啊。”李宝常硬撑着回到家,说了这一句话就倒在炕上晕死过去。“先进屋去,我慢慢跟你说。“大牛老婆和芸娘扶着李宝常进了屋,正被公公婆婆看见,都大惊失色,颤颤巍巍的扶住李宝常,”儿啊。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唬娘啊。“李宝常被大牛老婆扶着回了家,可把芸娘吓坏了,“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好啦好啦,大家先回去吧。回去先给自己男人该看病看病,明天咱们再过来也不迟啊。“大牛老婆上了些年纪,嚷了一嗓子,大家也就都散开了。很多人就点头称是,也有个别的站着不出声。“嗨,宝常哥,你先回家再说吧,你看看你这样子。乡里乡亲的我们还信不过你吗?“那年轻媳妇也说道,回头看看大伙,”大家说是不是?““唉,怎么就闹成这样呢?快起来,我服你回家。“大牛老婆扶着李宝常站起来,李宝常费劲的咬咬牙,环视一圈看着他的女人们,说道,”嫂子,妹子们你们放心,大家在我这里吃坏了肚子,我李宝常怎么都会赔偿的。你们回去尽管找大夫诊治,吃药,所有的药钱我来付。““牛嫂子,我没事。“李宝常放下胳膊,虚弱的说道,”没事。““宝常兄弟,你没事吧?“大牛老婆个走过来,蹲下身子看着抱着头一动不动的李宝常。等这些男人打累了,才拍拍手停下来。指着李宝常恶狠狠的说道:“这事没完,明天我们还来,你准备好银子等着赔偿吧!“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胆大的在一边劝几声,胆小的早跑到一边远远的看着。旁边站着的熟人都是女人,哪个敢上来阻拦?早就都吓傻了。“挡着是吧,那就揍他!“大汉一脚踹在李宝常的肚子上,后面几个人也都拳打脚踢的。“你们不能踹!“李宝常一见这些人要拆他的铺子,死命的挡在门前。后面一群人见这男人动了手,后面都跟着涌上来,朝着豆腐坊的们就踹。“你当然要赔偿,可是我大哥受的罪可怎么算?你黑心黑肺的卖不好的东西,开店也是祸害人。兄弟们,给我砸!““客官,有话好好说,你大哥吃坏了肚子我店里愿意赔偿,你不能打人啊。“李宝常捂着半边脸,说道。说着首当其冲上来照着李宝常就是一巴掌,只把他打的睁开眼睛。“好,找的就是你!兄弟们这黑心的老板卖的菜有毒,吃了的人都拉的拉,吐的吐。我大哥到现在还躺在床上拉的都动不了劲儿了。都给我打!““是,我就是。“李宝常擦擦额头的冷汗,战战兢兢的答道。“李宝常在哪?给我出来!“远处传来一阵闹闹嚷嚷的叫骂声,接着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个个手里提着棍棒,推开众人,凶神恶煞的盯着李宝常,”你就是李宝常,这家饭馆儿的老板?“不一会儿豆腐坊门前就聚集了十来个人,好在都是一个村的平时关系有比较好,大家都没说别的,就是凑在一起想办法。“还有我家男人,和他一桌的三个人都在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家也吐着呢!““喂,宝常哥,我家当家的中午回来就上吐下泻,和他一桌的也都是一样,是不是吃饭吃出毛病来了。“一个年轻媳妇跑过来,拦住李宝常和大牛老婆。“哦,哦,我去看看。“李宝常这才回过神来,跟着大牛家的就要走。“宝常兄弟你快别愣着了,快想想办法呀。“大牛老婆看李宝常站着发愣,摇摇他的肩膀喊道。“怎么回事?我的菜可都是现做的,洗的也干干净净,不应该出这样的事啊。“李宝常一听一颗心都吊到了嗓子眼,怕有事怕有事,偏偏这事是一件连着一件,弄得他晕头转向的,根本应付不过来了。“宝常兄弟!你家的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呀,你大牛哥打从中午从你家吃了饭回来就一直又拉又吐,现在还折腾着呢。我问了问和他一起去吃饭的几个人也都拉着呢!“大牛老婆风风火火的跑过来,着急的说。“天都这么晚了。“李宝常脱掉围裙,锁好豆腐坊的门,叮嘱小五和张阔明天早点来,就要转身离开。送走了一拨客人,李宝常的心情更加沮丧,连准备明天的早饭都无精打采的,小五和张阔也恹恹的,活也干的尤其慢。直到天色黑下来才终于准备好了。到竟然三只鸡都没有做完,还剩下小半只只好留着等明天再卖。只好自己苦苦撑着。店里客人不多,多一半都是关系很好的常客,还有一些是荟萃酒楼即不进去了才过来吃饭的客人。转眼就是中午,荟萃酒楼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李宝常看着翠微还没有回来,心里着急可又不好意思派人回去叫。王二低头看着笼子里剩下的一只鸡,说道:“算了,这只鸡咱也不卖了,今天中午自己杀了吃。““今天我连四只都要不了了,就要三只还不知道能不能买的出去。“李宝常情绪低落的说道,随意指点了三只让王二杀了提回家去。“叔,今天五只鸡可没有了,只有四只,你包圆了吧?“王二高兴的迎上去,指着笼子里的鸡。果然,天刚刚擦亮,李宝常就来了。“嘿嘿,老婆,今天咱家生意不错。光是刘青就卖了六只,回头宝常叔再买四只,十只鸡就卖光了。“王二一边洗手一边高高兴兴的盘算着。“你这人也真是,人家天天说话,你说人家罗嗦,今天人家不罗嗦了你又闲人家跑的快。“王二家的这时候也穿好衣服,笑着啐道。“这个刘青,今天怎么跑的比兔子还快?往日那些没完没了的话今天倒一句都没说。“王二看着刘青的别硬消失在黑暗中,小声嘟囔着。刘青付过钱,一溜烟跑出老远去。“我说你跟只鸡置什么气?真是的。得了,我这就给你杀你吧。“王二系好裤腰带,提过一只鸡,超起刀来,三下五除二六只鸡就杀完了,拿过袋子三只绑在一起递给刘青。“没事,刚才一只鸡想啄我,被我捏了几把脖子。“刘青赶忙掩饰道。“刘青,你这是干嘛呢,鸡怎么叫的这么厉害?害我拉个屎也拉不痛快。“王二提着裤子从茅房跑出来,急火火的问道。刘青看王二进了茅房,鸡笼子一共有十只鸡,他飞快的挑出六只放在旁边的空笼子里,然后趁王二还没有出来,拿出泻药一个个的塞进剩下的鸡嘴巴里弄得一笼子鸡咯咯直叫。“就在影壁后面,你自己去挑,我上个茅房,回来给你杀。“王二指一指影壁,然后就走开了。“呵呵,昨天酒楼生意好,老板特意吩咐我过来多买几只。你家鸡呢我挑一挑。“刘青的语气有些不自然,好在王二只听着他要多买鸡只顾着高兴了也没有在意。“哟,刘青,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们都才刚起一会儿。“王二打开门让刘青进来。第二天天还没亮,刘青就摸着黑赶到了王二家。吃吧,你们就去吃吧,明天谁到李宝常德豆腐坊吃午饭谁倒霉!一桌客人的议论声从楼下传来,秦积年脸上的笑容登时凝固了,眼中的笑意转成了阴险的怒色。“说的是,就不知道翠微什么时候回来,咱们还是去吃她的手艺。““我觉得还不错啊,虽然比不上翠微炒的,可是起码比宝常炒的好吃。怎么说荟萃这边也是请的专门的大厨,宝常那两下子是比不了的。““哎,你觉得这才炒的怎么样?”自从李宝常的豆腐坊开了午饭,自己的荟萃酒楼好久没有爆满过了。荟萃酒楼今天是客人爆满,小二脚不沾地的来回来去的招待客人,秦积年坐在楼上听着外面人人闹闹的谈话声,吆喝声,喝酒吃菜的声音,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她不知道秦积年的计划正顺利实施中。秋霞从翠微家出来,心里也暗自高兴,这丫头没回镇上是了,就是不知道秦老板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好呀大姐,你说我坏话,看我不饶过你!”翠微三口两口吃下萝卜,跳起来就去和紫薇,姐妹三个笑成一团。“采薇这张嘴呀是越来越厉害了,都是跟翠微这丫头学的。”紫薇瞅着翠微直笑。“行,我们都听你的。以后她再来咱们就不冷不热的招呼她,她愿意演戏让她自个演去,我们就当看小丑蹦跶了。“采薇嘻嘻一笑,说道。翠微点点头,“娘猜得不错,她肯定是没安好心。所以你们平时可要防着他点。不过面儿上就别让她看出来。是狐狸总要露出狐狸尾巴,到时候咱们才好让她现出原形。““翠微你说这秋霞突然对咱家这么好,是不是在打什么坏心思?“月娘咬了一口萝卜,疑惑的问道。“水又多又甜,嘎嘣脆!萝卜皮明天那酱油香油和盐一腌,可是绝顶美味!快吃快吃。“说着递给月娘和王东升每人一块,自己也拿起一块吃着。“娘不用这么生气,他们占了咱家那么多便宜,咱们不过是吃他几个萝卜算什么?秋霞送上门来咱们不吃白不吃。放心,她现在不敢在上面动什么手脚的。“翠微轻轻松松的跳下炕,拔萝卜洗干净削了皮,切成橘子瓣的样子盛在盘中端上来。“采薇,把这萝卜扔了去,咱们不占老宅那边的便宜。“月娘坐直身子,情绪又激动起来。秋霞被她看得心里发慌,可是脸上还强自镇定的做出很体谅的神情,一边放下萝卜,一边说道:“大娘,我知道我娘和大姐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所以你们对我有意见,我也没话说。可是萝卜在冬天也算是个稀罕物,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信得过我就吃一点,不吃就扔掉,我怎么也不会拿回去的。“说完小心翼翼的赔个笑转身就走。翠微淡淡的看着秋霞,也不说话留下也不说拒绝,满脸的意味深长。王东升坐在一边也没有说话。月娘小心的看了她一眼,冷淡的说,“秋霞,你还是拿回去吧,我和你大伯可消受不起你们的好意。”“大伯今天可好些了?我带过来几个大萝卜,是我家自己的种的,一直埋在地下,还水灵灵的心一点也不发干,让大伯大娘尝尝。”刚刚吃完饭,秋霞就又来了,进门看到翠微还在家,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起来。见娘终于露出了小脸,翠微三人也都高兴起来,扶着月娘做到桌边,都七嘴八舌的品评着紫薇做的菜好吃,都快追上翠微了。月娘看看三个女儿,又看看桌上的饭菜,终于扯开一抹微笑,“嗯,吃饭!紫薇炒的这两个菜还真是好看,闻着也香,我到想吃几口了。”“是啊娘,你看大姐炒的这个醋溜白菜跟翠微做的一样。看这白菜片切的像透明的似的。还有凉拌土豆丝,正适合娘发烧吃。”采薇端详着桌上的两个菜,不住嘴的夸。“娘,事儿都过去了,你就别总想了,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什么事儿都没有吗?铁生哥也不嫌弃我什么还替我出气,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快过来吃饭吧。”紫薇端上菜来,也一个劲儿劝。翠微怕她想不开一个劲儿的围着月娘开解她,紫薇炒了一个爽口的醋溜白菜和凉拌土豆丝。转眼就是中午,月娘的烧终于退下去了,只是还是浑身没劲。——“别犹豫了。这些年我对你不薄,就是下点泻药而已,没事的。何况这是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秦积年见刘青犹豫了,一边劝一边把药包塞进刘青的手里。刘青犹豫了,他在荟萃酒楼干了五年,干的时间长了工钱也算是这里的老人了,又因为他从不偷奸耍懒,工钱比别处都要高些。如果再换到别处从新开始,工钱肯定要低很多。“你怕什么,出了事有我担着,你不去自然由别人去,可是你可就别怪老爷我不念旧情,以后你就不要在荟萃酒楼干了。”秦积年瞥了刘青一眼,神色不悦的说道。“这个,老爷,我们这么做不打好吧?”要说偷学菜式刘青倒没什么意见,可是给别人的急下药可就不好了,弄不好这是犯王法的事情。“你放心,这不过就是普通的泻药,药劲儿也不大,你尽管喂进去,保证没事。这是办成了我给你每月涨十文钱的工钱。”刘青看着秦积年手中的药包迟疑了一下,“老爷,这是什么药啊,会不会吃死人?”“好,我这里有一包药,明天你必须赶在李宝常买鸡之前赶到王二家,把这些要悄悄的喂进别的鸡肚子里去。”秦积年从怀里掏出一把药。“回老爷,都是买王二家的。咱家也是买他家的。”刘青规规矩矩的回答说。“刘青,你知道李宝常平常都买谁家的鸡吗?”秦积年回过头,嘴角还带着得意的笑容。“老爷,你找我?”负责采买食材的刘青是个精明麻利的伙计,中等身材,二十出头,站在秦积年身后问道。秦积年站在楼上次体会到扬眉吐气的滋味。外面荟萃酒楼的门前堪比之前翠微刚出新菜式的时候一样热闹,人们吃过早饭都过来这边看热闹,问东问西。李宝常看他的脸色没再多说什么,崔头丧气的回了厨房。“呵呵,那是那是。”客人干笑了两声,心里却想着中午不到这边来吃饭了。一样的菜式,味道能差多少?白白多花五文钱。再说了,人家荟萃可是承诺味道不差。李宝常陪着笑,“咱家是正宗的,他们偷学了去怎么也不是味道,而且咱家的选的食材都是的,所以价格暂时降不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说李掌柜,你家的新菜式可都被人家荟萃学会了,我刚从那边过来,每盘菜比你这边便宜五文钱呢。”一个常客走进来,大声喊道。可是,荟萃酒楼的鞭炮声不绝于耳,噼里啪啦的好不热闹,听的李宝常心烦意乱。“唉,还能怎么办,现在咱们只能先这么干着,等翠微回来再商量吧。”李宝常围上围裙,索性早晨的客人不会受什么影响,还是先忙活早饭吧。“掌柜的,人家要来买菜怎么也不能不卖呀,你也别生气了,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办吧。”另一个伙计张阔说道。“一定是昨天那个胖子干的,现在想起来,那家伙一看就是个做饭的。”李宝常苦着脸,后悔的要死。明明翠微临走之前叮嘱自己要小心,怎么就没想到荟萃酒楼会到这来偷学呢。“不要脸!”小五看了一眼荟萃酒楼门前比自己家大一倍的红色牌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重庆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丽江哪家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乌兰察布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