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透过《聊斋》看司法:《胭脂》中的连环错案

2018-11-05 13:12:01
透过《聊斋》看司法:《胭脂》中的连环错案 在《聊斋志异》各种奇情故事中,《胭脂》是一起凶杀案引出的刑狱故事,题材已属难得,故事情节曲折离奇,引人入胜。

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凤凰影业公司拍摄的电影《画皮》在内地公开放映,犹如这部影片初在香港放映时一样,上座满满,口碑颇佳。

大概是受这部影片启发,内地与香港随后合拍了一部彩电宽银幕影片《胭脂》。

尽管依现在眼光看,该片拍摄手法和表演都显生涩,甚至不乏幼稚之处,但这部电影在当时仍然大获成功。

现在重温,也还觉得这部一样根据《聊斋志异》改编的影片的故事确有吸引力。

《胭脂》一案,峰回路转,错案连环,放在现在,仍是奇谈。

所托非人,留下祸患 人生多不美满,说起来,胭脂的故事里多少含有一点悲情。

她是东昌一户姓卞人家的女儿,才姿惠丽,“胭脂”是她的小名。

胭脂的父亲是牛医,在世族大户眼中,这职业算是寒贱的了。

胭脂的父亲宠爱她,掌上珍珠一般看待,有心将她嫁入书香门第,怎奈那些世族大户嫌其门户不当,不愿意缔结这门婚姻。

一来二去,事情拖下来,胭脂已经成年,还没有嫁人。

要不是偶遇鄂秋隼,悲剧也许可以避免。

鄂秋隼是一介书生,新近丧妻,在胭脂面前走过时一身缟素。

他本来年青清秀,加上一身素衣,风姿更加动人。

胭脂见了,心为之动。

少年低下头,急行而去。

对门姓龚的人的妻子王氏,性格佻脱善谑,是胭脂的闺中谈友。

见胭脂对那书生心意似有所动,而且秋波随之而转,便是书生走远,胭脂依然凝望其背影,看得出神。

王氏便开玩笑:“以你的才貌,嫁给这个人,就没什么遗憾了。

”胭脂听了,上颊晕红,含情脉脉,不发一语。

王氏告诉她,那少年是南巷的鄂秋隼,父亲是个举人,现在穿着白色衣服,是由于他妻子过世服丧还未期满。

王氏夸奖鄂秋隼“世间男子,无其温婉”,还说胭脂如果有意,可以做媒。

胭脂听了没有说话,王氏笑着离开。

读书至此,想起我国传统社会里青年男女的端正形象,大概如鄂秋隼和胭脂的多,含蓄羞涩,即便是男性,也是自持安分,与当今影视剧中完全现代小青年做派的所谓古装戏据闻不相侔,倒是到了王氏这种年龄,佻脱善谑的并不鲜见,北京话中所谓“大喇”指的就是这类人物,不过比王氏更有过之而已。

王氏只是随便开个玩笑,哪说哪了,说后即忘。

不想胭脂认了真,见几日没有消息,便疑心王氏未腾出工夫去说媒,又疑心仕宦人家不肯降低门槛,不同意这门婚事;又兼为鄂秋隼所动,思念颇苦,情绪委顿,寝食不安,积郁成疾。

说起来也无足为怪,歌德所谓“哪一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